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新斋

汪凤炎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汪凤炎,男,博士,教授,博导,心理学家。主攻文化心理学和教育心理学。现主持1个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2016年度重大项目。出版个人专著3部,合著5部,主编教材3部。在国内外权威与核心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50余篇。专著获教育部中国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 三等奖2次,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2次,二等奖2 次,三等奖1次,霍英东教育基金会第十届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奖(研究类)三等奖,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等。2011年9月被评为江苏省第四期“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第二层次培养对象。

网易考拉推荐

复旦抄袭三部曲:奏响中国特色教育体系的安魂曲  

2015-06-02 10:08:21|  分类: 心田拾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小盐

(载《洞见》2015.6.1 161

 

导语:近日,复旦大学110周年校庆的“抄袭三部曲”引发了网友热议。评论人马小盐认为,该事件奏响了中国特色教育体系的安魂曲。模仿与抄袭,是创造力匮乏者的唯一捷径,而创新性人才的缺位,归根结底还是中国现行教育机制的恶果:标准答案和应试教育扼杀了学生的自由思考能力,大学管理官僚化严重奴役着知识和真理,“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也成了空中楼阁。

 

 

中国知名大学复旦,最近因110周年校庆的抄袭三部曲,再度闻名遐迩:校庆LOGO涉嫌抄袭苹果Touch ID 标志;校庆宣传片涉嫌抄袭东大;在一番苍白无力的辩驳之后,再度发布的宣传片,又被指涉嫌抄袭慕尼黑工业大学宣传片。我巍巍中华的堂堂知名学府为何在一次短短的校庆Party之间,频频爆发抄袭事件?这是偶然之事,还是必然之物?

与此同时,BBC中文网声称,2014年有约8000名中国在美留学生被学校开除。相关数据分析,被开除的学生,学术不诚实的比例占22.98%,学术表现差的比例占57.56%。我们只要仔细对比一下便会发觉,在复旦抄袭门与8000留美学生被开除之间有着十分类似的共同点:不诚实——复旦校庆宣传片抄袭被网民发现第一反应是百般狡辩;表现差——毫无原创能力,短短四五分钟的宣传片皆要山寨、抄袭他国大学的创意。我们需要追问:为何独独中国留学生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为何中国所谓的一流大学开个校庆Party皆要屡次陷入抄袭门?在我看来,被开除的8000留美研究生与复旦抄袭门事件是三十多年来中国现行教育机制所结的恶果。这两起事件警报一般凄厉的奏响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教育体系的安魂曲。

一、人才:应试魔咒下的木偶

中国的学生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皆是为了应试。考分的高低不但是衡量一个学生是否优秀的标准,还是决定一个学生最终能否进入一个好大学的准则。从幼儿园到大学,中国的学生既不注重人文修养,亦不注重原创精神,唯一注重的是对标准答案的执迷不悟。对很多学生来说,牢记老师课堂上所告知的标准答案,就能够获得更好的成绩。

然而,标准答案是知识空间的威权主义,它只迷信权威与唯一。标准答案也是质疑、反叛以及创新的死敌,它扼杀学生的自由思考能力。标准答案需要的是习惯于规训与奴役的奴隶型人格,塑造的是无限重复旧有知识体系的复读机。但人类目前所有的知识,都是建立在对旧有知识的扬弃之上,诸如日心说对地心说的反叛与质疑。没有反叛与质疑,人类的知识体系还在重复着原始社会的认知水平。没有反叛与质疑,人类的科技领域,亦不会发展至如今令人眼花缭乱的境地。

但是,中国的应试教育偏偏培育的就是毫无反叛与质疑精神的提线木偶。木偶是没有大脑、没有灵魂之物,它貌似活着,实则死了。它所有的动作无非在重复那只暗中指引着它的看不见的手。复旦宣传部制作的两部校庆宣传片便是这教育恶果的显性基因在集中爆发:在需要自我创造的时候,制作方的创新才能匮乏为零。只好反复研究、拷贝、复制他人的作品,才能以三岁孩童的方式,堆积出自己深度模仿的积木。

二、管理:大学官僚化

西方大学一词,来自拉丁语,它的本意是指教师与学者组成的知识社区。这个社区,是一个专门创造精神财富的社区,它拥有一种由知识博弈而产生的社区精神,叫大学精神。大学精神主要有以下四类组成:独立精神、反叛精神、创新精神与社会关怀精神。独立精神是大学精神的根基所在,如果一所大学毫无独立精神,那么它的反叛精神、创新精神与社会关怀精神,就会如多米诺骨牌般随之纷纷倒掉。

众所周知,目前中国大学的管理方式与欧美大学截然相反。欧美大学多实行的是教授治校,中国的大学则施行的是行政管理,也即由一群对大学知识体系所知甚少的官员们来领导。中国的大学教授在校园里几乎毫无实权,他们往往要被行政官员们吆五喝六、指手画脚。当然,中国的大学校园里不仅仅有行政官员与教授,还有一种奇怪的两栖动物:你说他是教授,他偏偏所知甚少,且官职不小。你说他是官员,他偏偏还拥有教授职称,要给学生们讲课。这种既是官员又是教授的两栖动物,在中国大学的校园里数目不少,他们往往被民众戏称为学官。学官们教育出来的学生,能有什么创新能力?官员们管理出来的大学,能具有何种创新精神?在知识被严重奴役之地,陈寅恪所言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注定是一个残存而凄凉的搁置在话语楼阁里的美梦。

当一所大学丧失了独立之根基,学生的创新精神可想而知,大学精神的存在与否可想而知,制作校庆LOGO和宣传片的创新能力更是可想而知。模仿与抄袭是创造力匮乏者的唯一捷径。复旦校庆的抄袭三部曲在中国大学之中并非独一无二。近年来中国的一些学者、教授因论文抄袭事件屡屡成为互联网热门。更有个别学者、教授,宛若复旦大学的双胞胎兄弟——复制大学的得意门生,他们复制、拷贝的高超技巧,已经走出国门,扬我国威,荣登一些国际学术刊物的黑名单。在我看来,此次复旦校庆之所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深陷抄袭门,是因大学官僚化这一顽疾四处蔓延所结的硕果,在互联网这面放大镜、火眼金睛的扫描与监督之下,再次被迫无奈显露原形而已。

三、后果:“U”型价值链的中下游

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教育的真正目的是培养出创新性人才。然而,中国现行的教育机制培养出来的皆是毫无灵魂的木偶与复读机。所以,中国的山寨文化泛滥成灾。我们看到,中国的各行各业皆在山寨。从日常电器到手机,从电影剧本到走红的电视娱乐节目,从论文到小说文本,等等等等,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就是被一堆堆山寨产品环绕着虚假繁荣至烈火烹油的生活。

上世纪八十年代,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在《竞争优势》一书中首次提出“U”型价值链理论。波特认为,每一个企业都是在设计、生产、销售、发送和辅助其产品的过程中进行种种活动的集合体。在U形价值链中,中国制造只能从事零部件、加工制造和装配业务,长期处于中下游的低端位置(本观点参见朱大可等人合著《文化批评》一书)。由此可见,高设计、高技术、高科技等居于U型价值链上游的创新性活动,一直与中国制造无缘。

在经济发展的初期,模仿、山寨他国产品尚可理解。韩国、日本在经济发展初期也曾模仿过欧美国家,但很快他们就有了自己的原创型品牌。培养具有创新能力的人才是衡量一个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指标之一。在经济发展放缓,模仿了将近三十年之后,中国人才还原创能力匮乏,中国制造还处于U型价值链的中下游,这就需要追问中国现行教育机制的弊端,究竟是中国人愚蠢,不会创新,还是现行教育机制不允许、不鼓励创新型人才的存在?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同时,2015年高考马上就要来临。我曾亲耳听到,有的家长因惧怕互联网话语对孩子的影响,千叮万嘱地对考生说,写作文的时候千万不要按网上的那些话来写,虽然那些话是正确的,但不能写,你要按老师平时教的来写,这样就能得高分,就能进一个好大学……中国学生的创新能力就在这些细小的、一件件的日常琐事中磨损殆尽:为了高分,精神分裂可以采纳,保驾护航;为了高分,真话可以不说,深藏于心;为了高分,真理可以不要,弃之一旁。由此可见,我们的社会与我们的教育机制,需要的根本不是创新型人才,而是听话的擅长考高分的僵尸娃娃。

在我看来,中国教育理念与教育体制一日不改,8000名中国在美留学生被学校开除与复旦抄袭门之类的事件,仍旧会荒诞剧一般层出不穷的上演。最近几年,颇多的知识分子呼吁教育改革。但所有的呼吁,皆若石投大海,涟漪皆无。我知道,我写得这篇文章,对教育体制的改革,亦不会起到多大的作用。它仅仅是一声无奈的呐喊,响在耳闭目塞的教育体制的荒野上。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