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新斋

汪凤炎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汪凤炎,男,博士,教授,博导,心理学家。主攻文化心理学和教育心理学。现主持1个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2016年度重大项目。出版个人专著3部,合著5部,主编教材3部。在国内外权威与核心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50余篇。专著获教育部中国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 三等奖2次,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2次,二等奖2 次,三等奖1次,霍英东教育基金会第十届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奖(研究类)三等奖,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等。2011年9月被评为江苏省第四期“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第二层次培养对象。

网易考拉推荐

關於中國心理學传统的三個問題——评《中國與西方:兩種不同的心理學傳統》  

2014-07-10 09:40:58|  分类: 中国文化心理学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鳳炎

(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院,南京  210097) 

【原载《本土心理学研究》(台北),2014年第41期,第101-119页】 

 

近日讀到翟學偉教授的新作《中國與西方:兩種不同的心理學傳統》一文,該文篇幅頗長,在此挂一漏萬,將其核心主張概括為三個方面:(1)與其用科學與非科學或不同西方流派來審視中國自己的心理學,不如將心理學的發生軌跡做兩種平行的傳統來比較。西方心理學傳統中的一元論、決定論、機械主義與操作主義等造就了今日的西方科學主義心理學,而中國傳統中的神秘主義、整體論、無意志的宇宙有機論以及“象”之方法及其實踐等成就了中國的踐行主義心理學傳統。(2)中國心理學傳統不應該局限於對儒家或道家的思考,而需要對中國傳統科技文化(包括思維特徵、自然哲學及其相關實踐等)做整合性的研究,方能得到中國心理學傳統的真諦。(3)只因為西方心理學所奉行的科學主義席捲了整個心理學界,最終導致了中國心理學傳統的消失。不過,正如作者所言:“我也深感這樣的討論其實是在啟動一個浩大的學術工程,由於受篇幅的限制,這裏所做的工作只能是引論性的初探。”(翟學偉,排版中)所以,上述觀點在給予我啟迪的同時,也引發我做進一步的思考。限於篇幅,下面只探討其中三個問題。

一、中國是否真有完全不同於西方心理學的傳統?

(一)理清三對概念的內涵

翟文指出:“與其用科學與非科學或不同西方流派來審視中國自己的心理學,不如將心理學的發生軌跡作兩種平行的傳統來比較。”並且認為,如果說西方是科學主義心理學傳統,那麼,中國便是踐行主義心理學傳統(翟學偉,排版中)。要想理清這個論斷是否合理?先要理清如下三組關鍵詞的内涵。

1.什麼是“科學”與“非科學”?

弄清了什麼是“科學”,那麼,“科學”的反面便是“非科學”。何謂“科學”?漢語“科學”一詞的含義至少有三:(1)外顯的(explicit)科學觀,此時“科學”指採用客觀的方法所獲得某一領域內規律的系統的知識體系。具體地說,目前有兩種為多數人所接受的界定“科學”的方法。一種是注重“科學”的內容的“內容界定法”,它將“科學”界定為運用範疇、定理、定律等思維形式反映現實世界各種現象的本質和規律的系統知識體系(夏征農,陳至立,2009,p.1234)。另一種是注重“科學”的過程的“過程界定法”,它將“科學”界定為是發現事實,建立關聯,解釋規律的過程;換言之,認為科學是解決“是什麼”(what)、“怎麼樣”(how)以及“為什麼”(why)的過程。如果將這兩種界定科學的方法合二為一,那麼,可以將“科學”界定為:採用客觀的方法所獲得某一領域內規律的系統的知識體系(黃一寧,1998,p.25)。(2)內隱的(implicit)科學觀,此時“科學”指自然科學。所以,如果您隨機問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如下一個問題:“請您從古今中外歷史上列舉3個您認為最偉大的科學家的姓名?”答案一般都是在自然科學領域有極高造詣的人,像愛因斯坦、牛頓、達爾文、居里夫人等,而絕不會是孔子、莎翁或曹雪芹之類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有極高造詣的人。(3)“正確”。如,“科學的人生觀”=“正確的人生觀”。與此相對,“非科學”的含義至少也有三種:(1)偽科學;(2)哲學或人文社會科學;(3)錯誤。

由此可見,如果用“科學”的第一種或第三種含義,那麼,我們也要像西方心理學同行那樣,一定要用“科學”來審視中國自己的心理學,舍此別無他途,否則,“中國的心理學”就不可能在“科學的殿堂”裡“登堂入室”。如果用“科學”的第二種含義,那麼,我們同樣也要像西方心理學同行那樣,既要研究側重自然科學的中國文化裡所蘊含的心理學,更要研究側重哲學與人文社會科學的中國文化裡所蘊含的心理學,理由將在下文詳論。

2.什麼是“科學主義”與“踐行主義”?

據《辭海》解釋,“主義”一詞含義有四:(1)猶主旨;主體。梁啟超《與林迪臣太守書》:“啟超謂今日之學校,當以政學為主義,以藝學為附庸。”(2)對客觀世界、社會生活以及學術問題等所持有的系統的理論和主張。如唯物主義、浪漫主義。(3)思想作風。如自由主義、官僚主義。(4)一定的社會制度;政治經濟體系。如社會主義、帝國主義(夏征農,陳至立,2010,p.2518)。依此解釋,“科學主義”中的“主義”當指其中的第2種含義。

這樣,“科學主義”一般是指只將實驗法獲得的有關知識體系視作“科學”的研究取向;擴而言之,主張只將按自然科學模式獲得的有關知識體系視作“科學”的研究取向。“踐行主義”很難界定,依翟文的意思,“踐行主義”中的“主義”可能指“思想作風”,若果真如此,那麼,“踐行主義”便是一種重視踐行的思想作風。

3.什麼是“科學主義心理學傳統”與“踐行主義心理學傳統”?

何謂“傳統”?“傳”是傳遞、傳播、傳授之義,也有由前人傳遞給後人之義。正如《論語·子張》所說:“君子之道,孰先傳焉?”“統”有世代相續不斷、和事物之間一脈相承、連續發展之義。《孟子·梁惠王下》說:“君子創業垂統,為可繼業!”意即有德君子創立功業,傳之子孫,正是為著一代一代地能夠承繼下去。英文tradition一詞的詞根dit是“給”之義,tradition一詞也有世代相傳之義(羅國傑,1998)。

依“科學主義”與“傳統”二詞類推,所謂“科學主義心理學傳統”,是指只將用實驗法(擴而言之,包括用自然科學的其他方法)獲得的有關人的心理與行為方面的知識體系視作“心理學”的傳統。此傳統的心理學側重研究心理學中偏重於自然科學屬性的領域,力倡運用實驗法等實證方法,重視研究的客觀性、可操作性、精確性和可驗證性。可见,“科學主義心理學傳統”相当于人们常说的“小心理学观”(汪凤炎,2008,pp.26-29)。

依“踐行主義”與“傳統”二詞類推,所謂“踐行主義心理學傳統”,是指一種重視踐行作風的心理學傳統。

(二)中國真有一種完全不同于西方心理學傳統的踐行主義心理學傳統?

中國真有一種完全不同於西方科學主義心理學傳統的踐行主義心理學傳統?要想弄清這個問題,須將之拆成如下3個子問題:

1.如果西方真有自己的心理學傳統,它是科學主義心理學傳統嗎?

現代心理學不但誕生於屬於西方的德國,而且自誕生以來直至現在,也主要是在美、德、英、法、瑞士等西方發達國家“自主地”發展,並未受到外來文化的干擾,所以,稍有心理學常識的人都知道一個事實:西方心理學有自己的傳統。

不過,在承認西方心理學有自己傳統的前提下,對於什麼是西方心理學的傳統,從不同角度可以有不同回答。一種經典看法是,從是側重於科學主義還是側重於人文主義的標準看,西方心理學傳統有二:一是占主流地位的科學主義心理學傳統;另一是處於非主流地位的人文主義心理學傳統。早期的西方心理學史(如波林的《實驗心理學史》),基本上只寫第一個傳統(波林,1981,p.ⅲ);但是,後來的心理學研究者逐漸意識到波林的局限性,越來越兼顧這兩個傳統,並將它們視作是西方心理學史的兩個並行發展的脈絡(郑红,1997)。如,郭本禹教授將西方心理學發展過程中的科學主義與人文主義兩條主線貫穿于其主編的《西方心理學史》一書中,並據此將全書(除緒論和結語)分為上下兩篇,上篇為自然科學心理學,包括八章內容;下篇為人文科學心理學,包括十章內容(郭本禹,2007)。從這個角度看,只說西方心理學是科學主義心理學傳統,這個觀點稍有偏頗。

當然,若從是側重於純學術研究還是側重於實用的標準看,西方早期的心理學也有兩個傳統:一是以鐵欽納(Edward Tichener)為代表的學人側重於心理學的純學術研究;另一是以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 為代表的學人側重於研究心理學的實用功能。並且,最終是後一傳統徹底戰勝了前一傳統,所以,隨著鐵欽納的去世,之後的西方心理學基本上都既重視基礎研究,更重視應用研究,從而形成了注重應用的心理學傳統。若用翟文的話說,這實際上也是一種踐行主義心理學傳統。

2.中國真有一種完全不同於西方心理學的傳統?

“中國真有完全不同于西方心理學傳統的傳統?”若真是个“問題”,那一定是個“兩難問題”:

如果沒有,這不好解釋。因為一些人口口聲聲一再強調中西文化是兩種異質文化,在不同于西方文化的中國文化裡為何不能誕生不同于西方心理學傳統的中國心理學傳統?

假若真有,雖看似對建立中國特色的心理學或中國本土心理學有幫助,實則也不好解釋。一方面,這就會由此推導出中國人的心理與行為規律完全不同於西方人的心理與行為規律,這既與“只要是人,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其心理必有一定的相同點,也有一定的相異處”的常識相違背,也與現有的相關研究相矛盾。因為現有的跨文化心理學研究成果、文化人類學的研究成果和社會學的研究成果等都表明,中西方人的心理雖有一定差異,但也有一些共通之處,中西方人心理的差異完全可以在現有的心理學架構下得到闡釋,而不必另起爐灶,重新建構出一種完全不同于西方傳統的心理學。另一方面,即便能得到一個完全不同于西方傳統的心理學,怎樣去與外國尤其是西方心理學界同行進行交流?因為到那時,雙方便基本沒有共同術語、共同話題、共同範式可用了。若果真如此,中國的心理學還能叫“psychology”嗎?畢竟西方人將他們中某些人的學說(如馮特的學說)叫“心理學”,這在他們是沒有問題的,這就像給人取名字,愛叫什麼就取什麼,叫“心理學”可以,叫別的名稱也行。第一次命名是有完全的主動權的。正如《荀子·正名》所說:“名無固宜,約之以命。約定俗成謂之宜,異於約則謂之不宜。名無固實,約之以命實,約定俗成謂之實名。名有固善,徑易而不拂,謂之善名。”(王先謙,1988,p.420)。而我們若得到一個無論在內容上還是在形式上都和西方心理學截然不同的學說,兩種在形式上和內容上幾乎都完全不同的事物怎麼能在同一個名稱——心理學——下統一起來呢?(陳堅,1999)

3.如果中國真有自己獨特的心理學傳統,它是踐行主義心理學傳統嗎?

退一萬步說,如果中國真有自己獨特的心理學傳統,它是踐行主義心理學傳統嗎?只要對中國文化尤其是中國傳統文化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中國文化(包括中國傳統文化)也是多元的。僅就中國傳統文化而言,從流派上看,有儒、道、釋、墨、法、兵、醫等諸家。從入世、退隱與出世角度分,有主張積極入世的,如儒家;有主張退隱的,如道家;有主張出世的,如佛家。從是否重視踐行的角度看,雖然中國傳統文化的主流非常重踐行,但若只用它來概括中國心理學的傳統,似有“太單一”之嫌。同時,到底是用“踐行主義”一詞好,還是用“實用理性”一詞更佳?這也值得推敲。因為,與中國人非常重視實用理性相吻合,中國傳統文化裡包含大量的實用文化,其內蘊含豐富的講究實用的心理學思想,如教育心理學思想、軍事心理學思想、心理養生思想、心理治療思想、社會心理學思想,等等。所以,如果中國真有自己獨特的心理學傳統,踐行主義心理學至多也只是其中的傳統之一;並且,若真只用一個詞來概括中國人自己的心理學傳統,那麼,與其用“踐行主義心理學傳統”來概括,不如用“實用主義心理學傳統”來概括更佳;再者,根據上文所論,無論是“踐行主義心理學傳統”,還是“實用主義心理學傳統”,均不是中國心理學獨有的傳統,西方心理學也有此兩種傳統。

(三)小結

根據上文的分析,再結合現有中國人的本土心理學、中國心理學史和中國文化心理學等心理學分支學科的研究成果以及鄰近學科(如社會學)的研究成果看,由於中西方人都是“人”,既生活在“同一個世界”,也面對許多共同的問題,所以,中西方人的心理是“有同有異”,二者之間的差異還未大到足可以建構出兩種完全不同的心理學傳統。換言之,中國雖有一些不同於西方心理學的範疇、概念與思想,也有某些不同於西方心理學的小傳統,卻沒有完全不同於西方心理學的大傳統。

正由於中西心理學是同中有異,異中有同,二者才可對話,才可相互借鑒與吸收,才能求同存異,才可用“內容相似論證法”或“基本問題論證法”來證明中國古代有心理學思想(汪鳳炎,2008,pp.8-13),在研究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時才可運用“以現代心理學的概念與體系為參照的原則”(汪鳳炎,2008,pp.38-40);若二者完全不同,猶如“雞”同“鴨”講,如何能“對話”?如何能在“psychology”這個名稱下統一起來?

二、對中國傳統科技文化做整合性研究能得到中國心理學傳統的真諦?

翟文指出:“陰陽五行”是中國人的重要思維方式,這無疑是正確的。不過,僅從“陰陽五行”一個方面來探討“中國心理學傳統的基本內涵”(翟學偉,排版中),這樣做顯得太單薄,與中國心理學傳統的多樣性與豐富性不符。更重要的是,在尋找“中國心理學傳統的真諦”時,若“依葫蘆畫瓢”,也像西方同行那樣,僅“對中國傳統科技文化做整合性研究”,那不但與翟文所指出的“西方心理學是科學主義傳統,而中國心理學是踐行主義傳統”有矛盾之處,而且是“緣木求魚”。因為在探尋中國心理學傳統的真諦時,如果說中國傳統科技文化是“貧礦”,那麼,中國傳統人文社會文化才是“富礦”,這樣,與其到中國傳統科技文化裡去尋找,不如在適當兼顧中國傳統科技文化的前提下,將重點放在中國傳統人文社會文化上。

為什麼中國傳統科技文化是“貧礦”?原因主要有二:一方面,從世界文化發展史的角度看,現代意義上的“科學”是伴隨歐洲“文藝復興運動”後才逐漸興旺發達起來的。在這個過程中,西方學人找到了一種雖需不斷完善但的確頗為高效且頗具科學性的研究方法——實驗法,進而促進了學術研究“範式”的改變:從過去主要運用經驗總結與思辨的方法來研究問題,轉而主要用實驗法來研究問題。結果,導致西方學人在天文學、數學、物理學、化學、生物學等諸多領域均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其成果的數量不但較之過去幾千年所取得的成果總和還要多,而且成果的質量也頗佳。這樣,構成現當代天文學、數學、物理學、化學、生物學等諸多學科的知識點主要來自“文藝復興運動”後短短幾百年歲月。可見,即便是歐洲文化史,就科技文化而言,也是現代史要高於古代史。此情形在中國也頗為類似。另一方面,受中式實用主義思維的深刻影響,中國人偏愛應用學科,卻不注重理論的建設,沒有從一些深刻的認識、實用的技術中提煉其內在的規律,使之上升到理論的高度。例如,中國雖有“刻舟求劍”、“鄭人買履”與“守株待兔”之類的典故,卻不知從這類典故中抽象出“教條主義”(田嬰,2003)。又如,據西漢時期的《周髀算經》記載,約西元前1100年,中國人已經知道:在直角三角形中,如果勾是三,股是四,那麼弦就是五。不過,雖然中國人早就知道“勾三股四弦五”這個勾股定理的特例,它比相傳在西方是由古希臘人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於西元前550年首先發現的“勾三股四弦五”(西方因此稱它為“畢達哥拉斯定理”)要早五百多年,中國人卻遲遲不能寫出勾股定理的公式:a2+b2=c2(意思是:在直角三角形中,一條直角邊的平方加上另一條邊的平方等於斜邊的平方)。由於這一局限,使得中國古代的發明或發現多停留和局限於經驗或技術的層面,只是一種“技術”或“技藝”,而不是一種基於某一理論基礎上的“科學”,這使得中國古代“技術”或“技藝”的發展缺乏持久動力,進而導致中國傳統科技文化並不發達(張岱年,成中英等,1991,p.90)。與此相一致,在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裡,像普通心理學思想、實驗心理學思想、生理心理學思想與心理統計與測量思想等,多僅具歷史意義,少有現代價值。結果,中國現代意義上的科學(包括心理學)主要是從西方移植過來的,而不是在中國本土文化土壤裡自然孕育和發展起來的。

為什麼說中國傳統人文社會文化是“富礦”?原因主要是,在實用理性的深刻影響下,中國人自古以來非常重視治國安邦、教育、養生保健與人際關係等,這導致中國傳統文化裡蘊含豐富的管理心理學思想、教育心理學思想、心理養生思想、心理治療思想、社會心理學思想、軍事心理學思想等。如上文表1所列,中國古人關於心理養生問題提出的兼顧“生理——心理——自然——社會”四因素的整體養生模式、基於《內經》“以情勝情”觀而提出的“情志相勝療法”、基於“天人合一”思維而提出的“氣功療法”、“攻心戰”、“因材施教”、“和為美”等,顯得既有獨創性,又歷久彌新(汪鳳炎,2008)。所以,從已有的中國心理學史研究成果及參照相關學科(如中國哲學史、中國思想史和中國美學史等)研究中國傳統文化所得的研究成果也都可看出,與西方心理學思想相比,中國心理學史的特色及長處就在於,中國先哲對偏重于人文社會科學傾向的心理學問題,提出了一些至今仍具有一定科學價值的思想或觀點。

三、中國心理學傳統現真已消失了嗎?

從“只因為西方心理學所奉行的科學主義席捲了整個心理學界,最終導致了中國這一心理學傳統的消失”(翟學偉,排版中)出發,似乎很容易解釋如下現實:在當代中國絕大多數大學的心理學課堂裡,幾乎都是清一色地在講授西方主流的“科學心理學”,而中國傳統的“心理學思想”卻少有人問津。不過,若真要準確解釋上述事實,須弄清如下兩個子問題。

(一)導致少有人問津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的內外因

為什麼在當代中國絕大多數大學的心理學課堂裡少有人問津中國傳統的“心理學思想”?要破解這個難題,需從內外因兩個方面分析:

1.導致少有人問津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的內因

“中國現代心理學在發展過程中一直缺少自覺關注本土心理學思想的傳統”、“一些中國心理學研究者素養上有所欠缺”以及“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研究水準整體偏低”是導致少有人問津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的三個主要內因。

(1)中國現代心理學在發展過程中一直缺少自覺關注本土心理學思想的傳統

現代中國心理學是從西方移植而來,在這個過程中,由於缺乏文化自信心與自覺心,[①]並且,在移植之初誤將心理學視作一門具有文化普適性(cultural universality)的科學,於是,多數中國心理學研究者有意或無意地將中國古代心理學思想的影響幾乎完全消除掉,結果,不但導致中國古代心理學思想失去了向現代科學心理學轉變的契機與可能(燕國材,2004,p.666),而且導致在中國現代心理學的發展過程中一直缺少自覺關注中國本土心理學思想的傳統。它體現在心理學的研究上,除極少數人如張耀翔、潘菽、高覺敷、燕國材和楊鑫輝等人曾有意識地關注中國古代和近代的心理學思想,並嘗試將它們作為中國現代科學心理學的重要歷史淵源之一外,絕大多數中國的心理學研究者都未曾有意識地考慮外國尤其是西方的心理學與中國本土心理學的融會貫通問題,而甘願作為外國尤其是西方心理學在中國的“代言人”,通過多種方式大量引進國外尤其是西方的心理學;與此同時,緊跟西方心理學的發展潮流,並亦步亦趨地按外國尤其是西方心理學家的理念去從事自己的心理學研究與教學工作。按此思路來從事心理學的教學與研究,自然對中國心理學史或中國文化心理學之類的課程不屑一顧,認為它們都是“過時的舊衣物”,不值得一提。

(2)一些中國心理學研究者素養上有所欠缺

一般而言,在中國,要想成為一名合格乃至優秀的心理學研究者,至少要具備如下四個方面的學術素養:

一是扎實的國學功底。“中國文化”是影響中國人心理與行為的重要因素之一。一個人若想在自己的研究裡妥善處理好“中國文化”這一變量,既不是簡單地引一段或幾段古文就可以做到的,也不是簡單地將“中國文化”作為一個變量考慮就可以的,而必須具有扎實的國學功底,並做到:“須入乎其內,又須出乎其外。入乎其內,故能寫之。出乎其外,故能觀之。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姚淦銘等,1997,p.155)

二是扎實的西方心理學功底。現代心理學自誕生以來直到今天,主要是在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發達國家獲得了長足的進步,結果,當代心理學無論是在研究理念、術語或理論模型,還是在研究方法或研究主題上,都深受西方心理學思想的深刻影響。自然而然地,中國心理學研究者若想將來能夠有效開展心理學的研究,就必須具備扎實的西方心理學的功底,進而對西方心理學的發展歷史、現狀與未來有深刻的領會與把握。

三是既有較強的理論分析與建構理論的能力,又有熟練的實證功夫。綜觀心理學的發展歷史,大凡大師級的心理學家,像巴甫洛夫、維果斯基、皮亞傑、華生、柯爾伯格等人,往往既有深厚的理論修養,又善做精巧的實證研究,從而能將理論研究與實證研究有機地統一起來,在實證中提升、完善自己的理論體系。基於自己的理論假設,設計出一套套精巧的心理實驗、一套套精巧的問卷調查或心理測驗等,用以驗證自己的理論假設。二者相輔相成,共同促進,從而成就了一番心理學事業。有鑑於此,一個中國心理學研究者也宜通過多方努力,儘快使自己擁有這兩方面的科學素養,因為就心理學的研究而言,“理論分析與建構理論的能力”和“實證功夫”猶如鳥的兩翼,缺一不可。

四是要有優秀的人格素質。無論是“單打獨鬥”還是進行“團隊攻關”,一個人若想成為一名合格乃至優秀的心理學研究者,就必須通過修身養性與道德學習等途徑,逐漸使自己具備自尊、自信(包括對中國文化的自信)、自覺(包括對中國文化的自覺)、自強、自愛愛人、有責任心、公平公正、見利思義、謙虛謹慎、善於獨立思考、性情樂觀、意志堅定等方面的優秀人格素質(汪鳳炎,燕良軾,2011,pp.40-41)。

用上述眼光看,在當代中國心理學界,一些研究者素養的確存在一些欠缺,這主要體現在七個方面:國學功底弱、理論分析思維欠佳、有濃厚的急功近利思想、缺少文化自信心、缺少文化自覺心、缺少學術責任心與缺少原創精神。正由於此,他們自然不關心如何真正促進中國心理學的發展問題。

(3)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研究水準整體偏低

由於上述兩個原因,再加上大陸心理學曾受“文革”的衝擊以及下文將闡述的“學術評價機制不合理”等,在諸多因素的交互作用下,毋庸諱言,雖然中國心理學史和中國文化心理學的研究現已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不過,在對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的研究上,整體研究水準仍然不高,它的表徵之一便是,至今未像鄰近學科如中國哲學史那樣,湧現出像馮友蘭這樣的大家。

2.導致少有人問津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的外因

“西方現代心理學的強勢”與“中國大陸地區高校不合理的學術評價機制”是導致少有人問津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的两個主要外因。

(1)西方現代心理學的強勢

由於心理學自1879年作為一門獨立學科誕生至今,主要是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開花結果”,在國際心理學界,西方心理學一直扮演“領頭羊”的角色,在此背景下,身為發展中國家之一的中國的心理學自然深受西方心理學的影響。再加上一些學人缺少文化自信心、文化自覺心與學術責任心,結果,“言必稱希臘,言必稱美歐”便在情理之中了。

(2)中國大陸地區高校不合理的學術評價機制

學術評價是科学研究管理的一個核心環節,事關科学研究人員的業績考核、職稱晉升和學術獎勵,在高校與科学研究機構的教學與科学研究工作中具有指揮棒式的導向作用。建立科學、公正的學術評價制度,對於中國學術創新能力的提高乃至世界一流大學的建設都具有重要意義(陳洪捷,沈文欽,2012)。可惜的是,由於當代中國大陸社會誠信的缺失已達到無以復加的程度,一些專家的人品存在嚴重問題,變成了“專橫跋扈之家”,一旦掌握評審大權,往往將手中的權力轉變成為自己、自己人和自己單位謀私利的利器。為了尽量減少此種弊病的發生,許多高校的普遍做法便是:學術評價方式與手段不得不注重“形式”(因形式易判斷),卻不注重“內容”(因內容難判斷,需有公信力的專家評判才行),不在“創新”本身下功夫,結果,導致當今中國大陸學術評價發生嚴重異化現象,至今沒有制定出吻合各學科特點、科學的學術評價標準,而是用一些貌似科學、實則不科學的標準來衡量一個人的學術水準。這些做法歸納起來,常見的主要有“以刊定級”、“以(出版)社定級”、“以獎定級”、“以課題定級”、“以官職定級”等五種,其中,又以“以刊定級”為核心,片面追求SCI、SSCI、CSSCI(汪鳳炎,鄭紅,2014)。在這種學術評價機制中,學習與研究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幾乎“命裡註定”要坐一輩子的“冷板凳”,許多學人一想到此,心中往往“不寒而慄”,誰還願意去學它、研究它?

(二)有一些人現正為傳承中國心理學傳統而努力

在西方心理學席捲整個心理學界的大背景下,中國的心理學傳統的確受到非常大的衝擊,不過,若說“最終導致了中國這一心理學傳統的消失”,這個結論可能也有些言過其實。事實上,為了解決“在當代中國大學的課堂裡,都是在講授西方主流的‘科學心理學’,中國的‘心理學思想’,卻是乏人問津”的窘境,在中國大陸的心理學界,現已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行動起來,主要表徵至少有三:

第一,開設中國心理學史和中國文化心理學課程的高校正緩慢增加。現已有南京師範大學、上海師範大學、蘇州大學、江西師範大學、河北師範大學等高校為本校心理學專業本科生、碩士生或博士生開設中國心理學史或中國文化心理學課程。其中,自2001年春季學期以來,笔者先以“公共選修課”(課程名稱先是“中國文化心理學”,自2002年秋季學期開始改稱“中國文化心理學入門”)的方式,自2009年春季學期開始起又以“博雅課”(課程名稱改作“中國文化心理學概論”)的方式,多次為南京師範大學本科生講授過;自2011年秋季學期開始,鄭紅博士又為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專業本科生開設並講授“中國文化心理學”的選修課。這樣,現在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院在本科生、碩士生和博士生中都開設了“中國文化心理學”課程,這在中國大陸高校中是首家。

第二,招收中国心理学史或中國文化心理學專業的博士生。除了上海師範大學、江西師範大學、南京師範大學、湖南師範大學、河北师范大学、蘇州大學等高校曾長期招收中國心理學史或中國文化心理學研究方向的碩士生外,楊鑫輝教授自1996年秋季學期開始,率先在南京師範大學基礎心理學專業博士點上招收“中國心理學史”研究方向的博士生,至2000年秋季共招收了5屆,此後楊老師因退休而停招。郭斯萍教授曾于2006年秋季在江西師範大學心理學院招收過一屆共1名“中國心理學史”方向的博士生,後因2008年調至廣州大學而該校沒有心理學博士點而停招博士生。燕良軾教授自2007年以來至今一直在湖南師範大學基礎心理學專業博士點上招收中國心理學史方向的博士生,現已招收了7屆博士生。自2008年秋季學期以來直到現在,笔者率先在南京師範大學基礎心理學專業博士點上招收“中國文化心理學”研究方向的博士生,至2013年9月止,已連續招收了6屆共7名博士生,現已畢業2人,在讀共5人,其中1人為越南來華的留學生。顺便指出,湖南师范大学的燕良轼教授也计划招收中国文化心理学方向的博士生了。

第三,發表和出版中國心理學史與中國文化心理學方面的論文、教材與著作。其中,同行在此領域發表的相關論文及過去出版的相關教材和著作不用多說,相信了解此領域的讀者都很清楚,只略提一下此領域最近五年以來出版或即將推出的教材與著作:①汪鳳炎、鄭紅合寫《中國文化心理學》(第3版)一書,於2008年在暨南大學出版社(廣州)出版,至今累計已發行16000冊(汪凤炎,郑红,2008),增订本已于2013年12月出版。②汪鳳炎著《中國心理學思想史》一書,於2008年在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此書于於2011年3月獲江蘇省第十一屆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一等獎”,於2013年3月22日獲教育部“第六屆高等學校科學研究優秀成果獎(人文社會科學)”三等獎(著作獎),表明它在中國大陸心理學界已獲良好反響。③汪鳳炎主編的《中國心理學史新編》一書於2013年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④汪鳳炎現正在籌畫出版“中國文化心理學系列叢書”,第一本于今年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然後計畫在今後10年內陸續出版15-20本。

總之,通過潘菽等幾代學人的共同努力,現在大陸有極少數高校已招收“中國心理學史”或“中國文化心理學”研究方向的碩士生和博士生,一些高校的心理學專業也陸續開設“中國心理學史”、“中國文化心理學”或類似課程。雖然相對大陸已有200餘所高校有心理學專業的規模而言,招收“中國心理學史”或“中國文化心理學”研究方向硕士生和博士生的高校仍很少,開設“中國心理學史”、“中國文化心理學”或類似課程的高校現也不多,且它們至今未進入心理學的主幹課程,在“心理學”一級學科之下也尚未設有“文化心理學”二級學科。不過,令人稍加欣慰的是,由於已有越來越多的人逐漸認識到“中國文化”對中國人心理與行為的深刻影響,中國“心理學思想”乏人問津的窘境現確稍有緩解。因此,中國的心理學傳統現並未消失,仍在為一些同行傳承著,儘管是艱難地傳承著。

 

 

參考文獻

[美]E.G.波林(著)(1981).實驗心理學史.高覺敷(譯).北京:商務印書館.

陳洪捷,沈文欽(2012).學術評價:超越量化模式.光明日報.2012-12-18(15).

陳堅(1999).中國哲學何以能成立――四位學者對中國哲學成立的證明.中國哲學史.(3):3-9.

郭本禹(2007).西方心理學史.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美]黃一寧(1998).實驗心理學:原理、設計與資料處理.西安:陝西人民教育出版社.

羅國傑(1998).我們應當怎樣對待傳統――關於正確對待傳統道德的一點思考.道德與文明.(1):8-10.

田嬰(2003).東方智慧與西方智慧的比較.百姓.(5):30-32.

汪鳳炎(2008).中國心理學思想史.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汪鳳炎,郑红(2014).智慧心理學的理论探索与应用研究.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汪鳳炎,燕良軾(2011).教育心理學新編.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

汪鳳炎,鄭紅(2008).中國文化心理學(第3版).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

汪鳳炎,鄭紅(2014). 智慧心理學的理論探索與應用研究.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清]王先謙(1988).荀子集解.沈嘯寰,王星賢點校.北京:中華書局.

夏征農,陳至立(2010).辭海(第六版縮印本).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燕國材(2004).心理學思想史·中國卷.長沙:湖南教育出版社.

姚淦銘等(1997).王國維文集(第1卷).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

翟學偉(2014).中國與西方:兩種不同的心理學傳統.本土心理學研究,41:3-51.

張岱年,成中英等(1991).中國思維偏向.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1.

鄭紅(1997).試論心理學研究中科學主義與人文主義的衝突與趨合.江西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88-92.

 





[①] 導致許多中國人缺乏文化自信心與自覺心的原因,先是因為當年“天朝”的“文教”(道德文化)竟被“夷人”用“長技”(武力)打得潰不成軍;後是因為中國至今仍是一個發展中國家,而美、加、英、法、德等國則是西方發達國家,其中,美國更是當今世界上唯一一個超級大國。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