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新斋

汪凤炎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汪凤炎,男,博士,教授,博导,心理学家。主攻文化心理学和教育心理学。现主持1个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2016年度重大项目。出版个人专著3部,合著5部,主编教材3部。在国内外权威与核心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50余篇。专著获教育部中国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 三等奖2次,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2次,二等奖2 次,三等奖1次,霍英东教育基金会第十届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奖(研究类)三等奖,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等。2011年9月被评为江苏省第四期“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第二层次培养对象。

网易考拉推荐

最好的风水是人品  

2014-03-07 19:48:34|  分类: 心田拾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石林

(载《读者》2014第3期,第8-9页。) 

 

在我记忆中,父亲不止一次说过这个故事。

话题先是从清明说起,自然地说到了风水。说到风水一类话题,气氛就显得神秘起来,人也茫然起来,抬首往村外望去,麦苗青、菜花黄,田畴连绵,让人有一种旷远而神秘的无助感。

于是,父亲就开始讲故事了。

从前,有一户人家,请风水先生给父母看坟地。主人与风水先生往村南,边走边聊。

此时正值杏子黄熟,行至离主人家的地不远处时,主人突然停住脚步说:“先生,咱们不往南走了,先到村西地里看看。”

风水先生问:“为什么?”

主人说:“我家村南地里有几棵杏树,树上有一窝斑斑(方言,即斑鸠),你看南边杏林上斑斑乱飞,怕是有娃在摘(偷)杏儿呢。咱们这下过去,娃们一骇怕(方言,即受惊吓),从树上掉下来摔着了咋办呢?”

风水先生将罗盘一合,放入褡裢,向主人一抱拳:“主人家,你这坟地不用看了,埋到阿哒(方言,即哪儿)都是风水宝地,子孙必贤。”

父亲说完这个故事,原本有点沉静的场面一下子活跃起来了。

父亲有点得意。

昨天,叶柏晖先生对我讲了另外一个有关风水的故事。

从前有位风水先生,进山寻找风水宝地,在山里走了几天几夜,迷了路,又饥又渴,疲惫万分。最后他终于从山上转出来,走到山下一个村子,见一户农家柴门开着,就气喘吁吁地过去叩门。

一农妇正在忙家务,见风水先生叩门,就将他让了进去。

风水先生问:“大嫂,能不能讨碗水喝?”

村妇用葫芦瓢舀了一瓢水,正要递给他,又问了声:“你怎么气喘吁吁的?”

风水先生说:“在山里迷了路,又急又累,又饥又渴,嗓子眼儿都冒烟了。”

村妇转身从身边的草料筐里抓了一把喂驴的干草,扔到瓢里,将水瓢递给风水先生:“给你。”

风水先生觉得受了莫大的侮辱,但是,面对一瓢水,饥渴交加的他还是接过来,慢慢地吹着干草,小心地喝了起来。

风水先生在这户农家住了几天,农妇一家待他十分周到热情,确是一户淳朴善良的人家。

风水先生在附近看中了两块风水宝地,临告辞,他为感谢农家的招待,想报答,但因心中对那把干草耿耿于怀,就将次一点的那块地指给农家看:“这是块风水宝地,将先人葬于此,家必兴旺。”

十多年过去了,双方未通音信。后来,风水先生又一次路过该地,见一户深宅大院的人家正在办喜事,一问,方知是本地最大的富户。风水先生上门,见大户人家的主妇正是当年招待自己的那位农妇,那农妇已成了阔老太太。

老太太对风水先生当年的指点十分感激,宾主晤谈极欢。风水先生忍不住问:“大嫂,当年刚一见面,您为何待我那么刻薄,给我的水瓢里撒了一把干草?”

妇人一愣,继而大笑:“先生误会了,您不是气喘吁吁,说自己几天又饥又渴,嗓子都冒烟了吗?我把水瓢直接递给您,您要是大口地喝凉水,那不容易把肺喝炸了?我给水里撒点东西,是为了让您慢慢地小口喝。”

话未了,风水先生已泪流满面。

风水先生姓邵,名雍,世称百源先生,北宋理学家。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