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新斋

汪凤炎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汪凤炎,男,博士,教授,博导,心理学家。主攻文化心理学和教育心理学。现主持1个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2016年度重大项目。出版个人专著3部,合著5部,主编教材3部。在国内外权威与核心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50余篇。专著获教育部中国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 三等奖2次,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2次,二等奖2 次,三等奖1次,霍英东教育基金会第十届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奖(研究类)三等奖,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等。2011年9月被评为江苏省第四期“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第二层次培养对象。

网易考拉推荐

读《易中天妙解“教师”之职》有感  

2012-06-02 11:27:4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凤炎

 

一次,有记者采访易中天,请他谈谈教师在其心目中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易中天是这样回答的:抱歉,我不太喜欢诸如此类的问题,因为有“诱供”的嫌疑。许多记者这样问,无非是希望受访者回答“教师是一种崇高的职业”。这话其实不通。教师很崇高,难道其他职业是“卑贱”的?职业就是职业,都一样,也都平等。存在某种职业,只说明社会有某种需要。需要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圣人也得大小便!所以厕所绝不比书房卑贱,教书匠也不比清洁工崇高。同样,无论从事何种职业,都要恪守职业道德。清洁工就该把地扫干净,老师就得把书教好。这是本分,没有崇高不崇高的区分。给“本分”贴道德标签,不是什么好事。你把某种职业抬得那么高,这个职业就给架在那儿下不来了。碰到有“恐高症”的,得吓死,没有的,也得累死。[1]

    易中天认为每种职业都是平等的;无论从事何种职业,都要恪守职业道德。这两个观点都颇有道理。笔者自2002年春季学期给南京师范大学2001级教育硕士生(南京班)主讲《教育心理学》课程以来,直至现在,每逢论及“教师的角色”,必也主张类似言论。不过,易中天认为“需要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尽本分没有崇高不崇高之分,给‘本分’贴道德标签,不是什么好事”,这两个观点则值得商榷。因为,稍知儒学(尤其是宋明理学)或心理学(尤其是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的人都知道如下事实:人的需要不但是有高低之分,而且有好坏之分。关于这些内容,一点就通,这里不多讲。同时,虽然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常说,尽到自己扮演的某种角色的职责本分只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不值得多说。不过,若深究,须区分三种情况:一个人(尤其是一个身心已成熟的正常成人)在做人做事过程中,是在正常状态且要外在力量监督下才能基本上尽到自己扮演的某种角色的职责本分,还是在正常状态且无需有外在力量监督下基本上都能尽到自己扮演的某种角色的职责本分,或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尤其是在意识到有巨大压力前提下仍能自觉尽到自己扮演的某种角色的职责本分,这三者有差异:若是前者,那说明他已具备了他律型尽硬角色本分责任心[2];若是中间者,那说明他已有一般水平的自律型尽硬角色本分责任心;若是后者,那说明他已有非常高水平的自律型尽硬角色本分责任心,那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所以,一个人若像前者与中间者那样做人,他人与社会应给予肯定与赞赏;若像后者那样做人,他人与社会应给予高度的肯定与赞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赞成罗尔斯(J. Rawls)所主张的“不能把‘本分’视作过于平常化”的观点。

为了帮助读者理解上述观点,我们不妨再举一个实例:

据《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记载,齐臣崔杼杀死齐庄公,当时的史家即据实直书:“太史书曰:‘崔杼弑其君。’崔子杀之。其弟嗣书,而死者二人。其弟又书,乃舍之。南史氏闻太史尽死,执简以往。闻既书矣,乃还。”

“据事实写历史”虽是每一个史官的本分,但在上述例子中,史官不但无需外在力量的监督,且在清楚地意识到外在强大邪恶势力的打压下,仍能够做到自觉履行自己所扮演硬角色的本分,甚至为了履行自己所扮演硬角色的本分,前赴后继,宁死不屈!在此过程中展现出来的尽本分的执着与坚毅,绝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它不但表明此史官的责任心已上升到很高水平,而且值得人们的尊重!说此史官有高尚的道德品质,就绝不是在给“本分”贴道德标签,而是实至名归!

所以,鉴于名人的言论易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名人一定要慎言慎行;同时,作为读者,对于名人的言论也要三思,切不可轻易接受,更不可随便加以传播,否则,极易误导其他读者。





[1] 张斗和著:《易中天妙解“教师”之职》,载《读者》,2012年第11期,第21页。

[2] “硬角色”(The hard-role)是指道德与法律对角色应尽本分有强制性规定,一旦某个体扮演了此角色,就必须尽力去履行此角色应尽的本分,否则,轻则招来道德上的惩罚,重则招来法律上的制裁。与此相对,“软角色”(The soft-role)也叫弹性角色,是指道德或法律只对角色需尽的本分有一种指导性规定(不是强制性规定),愿意扮演此角色的个体必须尽力去履行此角色应尽的本分;若个体未尽力完成此角色应尽的本分,至多是不被人承认其拥有此角色,而不会招来道德上的惩罚或法律上的制裁。从“尽硬/软角色本分”这个角度看,可将人的责任心分为“尽硬角色本分责任心”与“尽硬角色本分责任心”等两种子类型:前者是指一个人只将自己看成肩负某种或某几种硬角色的人,然后由此硬角色规定自己应肩负某种具体职责后,由此职责规定自己应尽本分的责任心;后者是指一个人将自己看成肩负某种或某几种软角色的人,由此而让自己肩负起由该软角色所规定本分的责任心。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