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新斋

汪凤炎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汪凤炎,男,博士,教授,博导,心理学家。主攻文化心理学和教育心理学。现主持1个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2016年度重大项目。出版个人专著3部,合著5部,主编教材3部。在国内外权威与核心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50余篇。专著获教育部中国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 三等奖2次,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2次,二等奖2 次,三等奖1次,霍英东教育基金会第十届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奖(研究类)三等奖,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等。2011年9月被评为江苏省第四期“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第二层次培养对象。

网易考拉推荐

欺软怕硬的当代中国教育  

2011-12-01 14:13:5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凤炎

 

中国人有句俗话说:“柿子专拣软的捏。”这本有道理,因为通常情况下,软柿子才是熟的,才好吃,硬柿子没熟,不好吃。但不知从何时起,善于“效法自然”的中国人将“柿子专拣软的捏”用来待人处事,于是生出“欺软怕硬”的做人处事法则。更糟糕的是,也不知从何时起,当代中国教育也患上了严重的“欺软怕硬”病症,这至少从以下症状就可见一斑:

症状之一:要尚在发育之中的小学生早起,成人学生则无需早起。不论刮风下雨,不论天寒地冻,在正常上学时间内,绝大多数小学都要求尚在发育阶段的小学五六年级学生最好在早上7:30前到校,最迟不能晚于7:40,否则,会受到老师的惩罚甚至严厉惩罚,结果,弄得一些离家稍远的小学五六年级学生早上不得不在6:00左右就得起床。于是,很多小学生多是在闹钟或父母的多次催促下,才无奈地从温暖的被窝里起床的,这种情形在寒冷的冬天更是常见。不过,对于身心发育已良好的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学校、家庭对他们的要求却甚松;尤其是对硕士生与博士生,很多学校多将上午的上课时间安排在9:00钟以后,重要原因之一便是为了让他们睡个好觉,以免为赶课而“早起”。同时,在小学,由于学校没有床位、中午休息时间太短或学生中午要写作业等原因,大多数尚在发育阶段的小学生中午很少能午睡。与此不同,对于身心发育已良好的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很多学校多将下午的时间空出来,好让他们睡午觉。有的学校虽然下午也上课,但将下午上课时间安排在14点甚至15点,其目的也是方便学生午睡。

症状之二:对中小学生的学习要求严格,对成人学生的学习则要求甚松。在中国读过大学或硕士的人都知道如下一个事实:相对于中小学教师对学生学习的严格要求而言,大学教师对大学生与硕士生学习的要求几乎是一个“小儿科”。以学习难度为例,在中小学阶段,衡量某个年级学生学习能力高低的标准,往往是以更高一年级优秀生所能达到的标准作为判断依据。换言之,一个小学四年级学生如果只将本年级的课程内容全部学好,最多只能得一个“中佳”的评价;只有能够将小学五年级甚至更高年级优秀生能够完成的学习内容都掌握了,才能获得“上佳”的评价。君若不信,不妨去做做中小学生所做的奥数题、奥语题或奥英题,即便你已研究生毕业,也不见得能得高分。例如,某小学二年级数学老师曾布置该班学生解答一个“分蛋”问题:你与同学小李一起分21只鸡蛋,在分蛋过程中二人必须遵守的规则有二:(1)二人轮流取蛋,每人每次可随机取蛋的个数只能是1、2或3个;(2)你先拿,只有保证最后1个鸡蛋被你拿到才算你赢,否则就是对方赢。请问:你该如何取鸡蛋以保证自己获胜?我在与几个硕士生爬紫金山时,曾将上述题目说给他们听,请他们想想该怎样拿蛋?结果,从山脚爬到头陀岭,都没有一个硕士生能做出来。但令人不解的是,对于大学生与硕士生,学习难度往往极低,一个大学生哪怕平常很少去上课,只要考前2天稍加背诵,混个60分一般都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在许多高校,许多科目在考前都会划定考试范围;所出试卷难度普遍偏低,并且多只考察所划考试范围内的知识点;许多老师本着宽大为怀的慈悲心肠,实际上还在心中将及格线定在55分,即学生只要能考到55分,就将其提至60分;有的老师甚至将学生的分数开根号,然后再乘以10,这样,学生只要能考36分就及格,因为 10=60。一些老师担心这样做还会让学生不及格,于是干脆采取开卷考试,为了照顾大学生的脸面,还美其名曰这样做能考出大学生或硕士生的科研能力。试想,一些大学生或硕士生连本课程的基础知识都未能做到熟练掌握,甚至连基本的科研程序与论文写作规范都未能掌握,高水平的科研能力从何而来?结果,现状是,许多本科毕业论文和硕士毕业论文多是选一些老生常谈的话题做一个重复性研究,有的甚至抄袭别人的论文。按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本科毕业生和硕士毕业生,优秀者常常只是凤毛麟角,也就不足为奇了。难怪有人开玩笑说,将某些中国高校发出的文凭放到撒哈拉沙漠晒三年,拿回一看发现仍是湿漉漉的。

病症之三:对诚信度与善良度普遍偏高的中小学生开展各类道德教育,对诚信度与善良度相对偏低的成人却不进行实质性的道德教育;更搞笑的是,一些道德水准不高、但拥有权势的成年人反而成了道德教育相关制度的制定者、实施者与考评者。君不见,常有媒体报道,一些贪官在未东窗事发之前,常在台上面对属下滔滔不绝地大谈党员修养、大谈廉洁为官的道理。明眼人一看就知,之所以让一些不道德的成人来对本已很道德的儿童开展道德教育,重要原因之一便是儿童“好欺负”,而成人“不好欺负”。犹如父母无故打骂子女,却可谓天经地义,并可以美名为教育;子女即便合情合理合法,若胆敢打骂父母,那就大逆不道,天理难容了!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中小学教育抓得严,可为学生打下扎实的基础知识,对他们后续的学习与发展都大有益处。此话没有科学依据。现有大量发展心理学与教育心理学研究成果表明,虽然因中国家庭教育、幼儿园教育和小学教育较早关注年幼儿童动作、识物、识字、数数等方面能力的教育与发展,导致中国年幼儿童在感知觉、时空认知以及推理等基本认知能力方面发育较早,且发展较快,在许多基本认知能力方面早于或优于西方同龄儿童;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追踪研究发现,这种早期优势并没有给中国青少年高级思维能力的发展带来优势,中国青少年和成人在问题解决以及创造力等方面普遍低于西方同龄人。结果,至今为止,中国都没有一位土生土长的科学家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学奖、化学奖、生理学或医学奖。因此,何时当代中国的教育能够改变欺软怕硬的作风,何时中国的教育才能赢来真正属于自己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