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新斋

汪凤炎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汪凤炎,男,博士,教授,博导,心理学家。主攻文化心理学和教育心理学。现主持1个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2016年度重大项目。出版个人专著3部,合著5部,主编教材3部。在国内外权威与核心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50余篇。专著获教育部中国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 三等奖2次,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2次,二等奖2 次,三等奖1次,霍英东教育基金会第十届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奖(研究类)三等奖,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等。2011年9月被评为江苏省第四期“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第二层次培养对象。

网易考拉推荐

既要善待中国文化里的重要概念,又要善于创造新概念  

2010-12-14 14:57:2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凤炎

 

稍有心理学基础的人都知道,概念(concept)是人脑对具有共同关键特征的一类事物的概括性认识,是思维的最基本单位,是“思想”的重要载体。新颖、独特的思想往往是由新颖、独特的概念来承载的。因此,说一种文化或一个人有自己的“思想”,正是由于此种文化或此人创造出了一个、多个或一系列为其所处学术共同体内的一些同仁(或许多人甚至一些“外行”人)熟知的新颖、独特的概念。例如,为什么人们(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承认中国传统文化有自己的独特思想,其内在依据之一,便是一谈及中国传统文化,人们自然就会想到中国先哲独立创造出的诸如“阴阳”、“五行”、“八卦”、“道”、“德”、“仁”、“气”、“气功”、“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等一系列新颖、独特的概念。一提到皮亚杰(Jean Piaget,1896~1980)的认知发展阶段理论,自然就会提到“运算”、“图式”、“同化”、“顺应”、“平衡”、“守恒”等概念。当然,由于大多数概念都包含概念名称、概念定义、概念属性和概念例子等4个方面,这样,甲种文化或张三有时也可以借用乙种文化或李四创造出来的概念名称,然后再赋予其崭新的内涵,此时,虽然后一种概念与原先的概念在名称上是一样的,但却是“名同实异”,因而也算得上是甲种文化或张三自己创造出来的新概念。例如,皮亚杰所用的“运算”与“同化”等概念本是借自逻辑学与生物学,但皮亚杰对它们做出了自己的新解释,于是,它们都成了皮亚杰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之一。所以,假若一种文化或一个人所使用的概念名称及其内涵都是来自另一种文化或他人,那么,就很难让人信服此种文化或此人拥有新颖、独特的思想。既然如此,中国学人(尤其是从事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学人)在自己的研究里,要善待中国文化尤其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的一些重要概念,不能仅是引用或借用外国学人(主体是古希腊学人和近现代英、德、美、俄、法、意、日等国学人)的概念,因为“为往圣继绝学”(张载语)是每一位后来的学人应尽的义务,这里的“往圣”虽然既包括外国的“往圣”,但更包括中国自己的“往圣”。毕竟,在当代西学占优势的大背景下,外国的“往圣”中国人即便不去继承,自有其自己国家的学人去继承。而中国自己的“往圣”若连中国学人都不去继承,还能指望外国学人去发扬光大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所以,要想中国文化能够早日真正复兴,每一位中国学人(尤其是从事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学人)在自己的研究里,都应有起码的“文化自觉意识”,进而要善待中国文化尤其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的一些重要概念,通过“诠释与转换”等方式,让中国文化尤其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的一些重要概念重新换发出勃勃生机!同时,若有可能,每一位中国学人(尤其是从事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学人)在自己的研究里还要善于创造新概念,以便能够提出自己的新思想!

也许有人会说,在学术研究里,我们尊重的应该是“真理”,而不要太看重学人的“国籍”或“肤色”。这话当然是没有错的。不过,若深究,无论从理论上讲还是在实践的操作层面,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完全“中立”地看待“真理”与“学人(的国籍)”及客观、公正地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而往往有一定的选择与偏好(这多与个体的国籍、已有的知识背景、兴趣爱好、人生经历、看待问题的视角与思考问题的方式以及个体的人生观和世界观等有密切关系)。就中国当代的学术界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学术界而言,一种常见的做法是:一些人从当代美、英等国家是发达国家而中国暂时是发展中国家的“事实”(“to be”)出发,然后肯定美、英等发达国家的文化思想(往上推直至古希腊文化)都是优秀的,而中国文化尤其是中国传统文化都是落后的,进而给中国文化的未来发展开出许多“西式药方”,告诉中国人未来应该怎么做(“ought to be”)才大有前途。这种想法不但有简单之嫌,更缺少应有的文化自觉意识。事实上,人文社会科学所研究的问题往往既与“人心”有关,更与个体所处的文化历史背景密切相关。在哲学、文学、历史、音乐、美术、宗教、教育、军事、社会学等许多人文社会学科领域,与西方类似,中国历代都有一些大学人提出了自己的真知灼见或创造出了伟大的作品。对于这些宝贵的思想与精神财富,如果作为后人的我们不去自觉地加以继承与弘扬,就有可能变成“故纸堆”。在这方面,身为先秦显学之一的“墨学”在汉代以后的中绝与在清代的复兴就是一面很好的镜子。因此,我们不能片面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说法。须知,一种好的思想、一部好的著作、一部好的作品或一篇好的文章,只有不断有人去读、去继承、去弘扬,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才能影响更多的人。否则,也许可能兴盛一时,若无后来者去发扬光大,终究会被后人遗忘的。但是,“被遗忘”或“失传”的思想或作品并不一定都是因为其本身思想不够深刻或作品的艺术价值不高,而可能是因为没有人继续去弘扬它;而某些思想或作品(我们并不否认如下事实:很多作品之所以能够历历相传,的确是因为其本身“货真价实”)之所以会“流传至今”,可能也并不是因为其本身有多好,只不过是因为不断有人去读、去继承、去弘扬而已,犹如生活里一些流传至今的恶习,并不是因为其好才流传下来,而是因为有一些人像前人一样“恶习难改”,才代代相传的。

因此,身为当代中国学人,我们应有起码的文化自觉意识,有责任与义务去“为往圣继绝学”,既要善待中国文化里的一些重要概念,又要善于创造新概念,切不可在思想上被人“殖民地化”了,毕竟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旧中国早已成为历史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