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新斋

汪凤炎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汪凤炎,男,博士,教授,博导,心理学家。主攻文化心理学和教育心理学。现主持1个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2016年度重大项目。出版个人专著3部,合著5部,主编教材3部。在国内外权威与核心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50余篇。专著获教育部中国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 三等奖2次,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2次,二等奖2 次,三等奖1次,霍英东教育基金会第十届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奖(研究类)三等奖,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等。2011年9月被评为江苏省第四期“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第二层次培养对象。

网易考拉推荐

“知而获智”观:一种经典的中式智慧观  

2009-10-04 11:16:42|  分类: 智慧心理学与智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凤炎  郑红

 

摘  要:主要基于文字学的证据和先哲的相关言论,认为中国传统文化蕴含“知而获智”的智慧观。“知而获智”观既具有“定义智慧的视角恰当”与“蕴含转识成智思想”等两大优点,也存在三点不足:(1)易让人产生将智慧与渊博知识相等同的误解;(2)未看到解决简单问题和复杂问题时个体心智加工的本质区别;(3)易让人将智慧误解成纯粹的认知概念。智慧本是真与善的合金,纯粹认知领域的“聪明才智”只属于“真”,它既可助人为善,也可为虎作伥。所以,没有善心的引导与催化,只追求私利的“智”只能称作“小聪明”,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智慧。

关键词:智慧;知识;知而获智;转识成智

中图分类号:……

作者简介:汪凤炎,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郑红,博士,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  210097

 

 

“智慧”是当代心理学、教育学与人工智能等多学科共同关注的主题之一。中国传统文化对“智慧”的一种重要见解,是主张“知而获智”的智慧观,准确把握它的内涵及得失,对于今人正确看待智慧与培育个体智慧等都有借鉴意义。

一、“知而获智”观的核心内容及相关证据

“知而获智”中的“知”指“知识”或“认识”,并且是广义的,即与无知相对,以便将常识与科学知识[1]412或明确知识(explicit knowledge)与默会知识(tacit knowledge)[2]1-130等都包括在内;“智”指智慧。相应地,“知而获智”观的含义是:一个人只要不断地积累知识,并将之作恰当的创造性转换,就能通过“变知识为智慧”的途径而逐渐获得智慧。之所以说中国传统文化蕴含有“知而获智”的智慧观,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证据。

(一)来自文字学上的证据

1.“智”字从字形上看与“知”相通

通过查阅《汉语大字典》、《殷墟甲骨文实用字典》、《金文常用字典》等工具书可知,从字形上看,现代汉语通行的“知”与“智”字在甲骨文和金文里的写法实际上都是一样的,即写作“ ”、“ ”或“ ”[3]638,小篆隶定后则写作“叼”。正如约斋所说:“叼、智、知”三字始于同一个字,即“ ”[4]203。马如森也说:“古文中知智音义相同,知智可训识觉。……‘知道’、‘知识’皆引申义。”[5]91稍加分析“ ”、“ ”与“ ”等三个字可知:金文“ ”在写法上类似于甲骨文“ ”,只是其中的 、 、 的排列次序与甲骨文“ ”里的 、 、 顺序略有不同而已;金文“ ”只是在“ ”的下部增加了一个“甘”字[6]418,其内除了隐含“有智慧的人生如蜜一样甘甜”之义外,其余的与“ ”或“ ”并无不同,故下文只重点分析“ ”字。

从造字法上看,甲骨文“ ”本是一个会意字:“ ”字左边类似“亏”的符号指“气”。正如段玉裁所说:“亏亦气也。”[3]638中间的符号是“嘴”的象形字[3]238,右边的符号一看就是“矢”的象形字。合起来看,甲骨文“ ”字左边的“气”表示“力量”,与右边的“矢”合起来后,既有“箭速很快”之义,也含有“有的放矢”之义;将之与位于中间的“口”合在一起,其义恰恰是“知”字里蕴含的如下重要含义:“识敏,故出于口者疾如矢也”[7]227;“凡知理之速,如矢之疾也,会意。”[3]1079(详见下文)。约斋在解释“叼、智、知”三字时说得好:“知识的作用是无形的,只得借矢来代表,本作矢于口,谓矢射及的情形,后增日,跟口重复,仍省作智作知。”[4]203但“后增日,跟口重复”这一解释没有看到“增日”的真正价值。对于“叼”与“智”的关系,《汉语大字典》在解释“智”字字形时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徐灏笺:‘知叼本一字,叼,隶省作智。’” [3]638依徐灏的解释,“叼”字本是“智”的古体字,“智”字是从“叼”字的隶书字体里演化出来的:小篆“叼”字中的“白”本是来自金文“ ”中的“甘”,是以讹传讹的结果[8]354;在用隶书字体书写“叼”时,将右边的“亏”字省掉,将下边的“白”字进一步“以讹传讹”地写成“日”字,就成了现代通行的“智”字。这表明,在汉字史上,是先有“ ”、“ ”或“ ”等三字,然后再有“叼”字,最后才出现“智”字。不过,徐灏只认为“智”下的“日”是将“叼”下的“白”字以讹传讹地写成“日”字的结果,这实也未深究“智”字下“加‘日’”的用意。窦文宇窦勇对“智”的解释是:“由‘知’和‘日’构成。‘知’有知识的含义,引申有聪明、智慧和见识的含义,其下加‘日’是为了与‘知’字的其它含义区别开,专门表述上述含义。”[9]61这一解释看到了“知”与“智”在字形与字义上的联系是对的,但也未深究“智”字下“加‘日’”的用义,而只说“智”下加“日”是为了与“知”字的其它含义区别开,用以专门表述聪明、智慧和见识的含义,这一见解值得商榷。综上所论,从字形看,甲骨文、金文和小篆的“智”字与“知”字实都是同一个字,且都源自“ ”;对于“智”字下“加‘日’”的解释,虽然学人有不同的看法,但一般只将其解释为是以讹传讹的结果。为什么在“知”下加“日”使之成为“智”,而不是在“知”下加别的什么字或符号,使之既与“知”区分开,又能够表达“聪明、智慧和见识”的含义呢?对于这个问题,已有解释多未深究。

从文化心理学角度看,一文字的创造必因有此种需要而起。正如陶德怡所说:“文字之发生,在当时乃代表普遍的或重要的事实。原人类之创造一事一物必有其创造之背景与原因;而此背景与原因,尤为众人之所急务,然后所创造之事物,方能传播广远,为大多数所采取。”[10]226-227同时,新创造的某一文字之所以会被众人所运用,并能够做到经久不衰,必有人们需要运用它的理由。正如陶德怡所说:“故凡文字已经过多数年代而尚存在者,其字必有存在之价值及实用的需要。”[10]227所以,后来汉语之所以普遍使用“智”字来表述“聪明、智慧”之义,其原因主要有二:一是,使得“智”字书写起来更加方便、简洁,既显得更为实用,又吻合汉字一向是朝着实用、简化和规范方向发展的规律。另一是,将“叼”字内蕴含的“转识成智、且是日积月累式进行的”的思想更加清晰地表露出来。较之“智”字,“知”字的笔划虽要少一些,不过,若将“知”字用来指称“聪明;智慧”的含义,不但无法有效地将其与读作“zhī”时的“知”的诸种含义区分开,更无法让人一眼从字形上就能看出“转识成智”的思想以及“智”本是“知行合一”的思想。而“智”字之字形,其上为“知”,其下为“日”。由于中国先哲在论学时普遍信奉下述道理,此道理虽由荀子明确阐述出来,但实是至少自孔子以来就有的,并且一直为通晓儒家教育精义的人身体力行之:“不闻不若闻之,闻之不若见之,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学至于行之而止矣。行之,明也。明之为圣人。”[11]142“君子之学也,入乎耳,箸乎心,布乎四体,形乎动静,端而言,蝡而动,一可以为法则。小人之学也,入乎耳,出乎口。口耳之间则四寸耳,曷足以美七尺之躯哉!”[11]12因此,“智”字下面的“日”字既有“日积月累”之义,更有“通过日日力行的方式,使之变成自身的素质”之义。这意味着,从字形上看,“智”本有“将‘知识’日日力行,使之不断从陈述性知识转换成程序性知识(内含元认知知识),通过日积月累这些经过实践证明是正确的程序性知识,并将之用作为绝大多数人谋福祉,就能将‘知识’转换成‘智慧’”之义。一句话,从“智”字字形里可看出其内明显潜藏有“知而获智”、“转识成智”、“知行合一”的思想。

2.“智”字从字义上看与“知”相通

从字义上看,在古汉语里,当“知”读作“zhī”时,本有“晓得;知道”、“知识或认识能力”、“知觉”之义。[12]2184许慎说:“知,词也,从口矢。”段玉裁的注是:“白部曰:‘叼,识词也,从白、从亏、从知。’按此,‘词也’之上亦当有‘识’字。知叼义同,故叼作知。识敏,故出于口者疾如矢也。”[7]227徐锴《系传》:“凡知理之速,如矢之疾也,会意。”[3]1079一个人若要做到“识敏,故出于口者疾如矢”,显然不是一朝之功,这表明“知”里本有“个体通过日积月累、已非常熟练地掌握了某种知识,从而能熟练运用之”的含义,而这恰恰是有智慧的一种重要表现。正由于此,清人徐灏才说:“知,智慧即知识之引申,故古只作知。”[3]1079由此可见,在中国先哲心里,“知”与“智”有内在的一致性与相通性,这样,当“知”读作“zhì”时,与“智”(即智慧)是相通的。所以,许慎才说:“叼,识词也,从白亏知。”段玉裁的注是:“此与矢部‘知’音义皆同,故二字多通用。”[7]137《说文解字》又说:“叼,古文智。”《集韵·置韵》说:“智,或作知。”[3]1079事实上,古汉语里的确有许多“知”通“智”的用法。如《周易·蹇》说:“见险而能止,知矣哉!”《论语·里仁》说:“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陆德明释文:“知,音智。”《礼记·中庸》说:“好学近乎知。”等等,这些引文里的“知”均通“智”。而据《汉语大字典》对“智”字字义的解释,“智”字本有“智慧、聪明”;“机智、谋略”;“指聪明、有智慧的人”与“知识”等诸义,并且与“知”相通。 [3]638《汉语大字典》对“叼”字的解释是:同“智”。《说文·白部》:“叼,识词也。”《正字通·矢部》:“叼,古文智。”[3]1081《辞海》也说“智”有聪明与智慧、智谋之义。如《孟子·公孙丑下》:“王自以与周公孰仁且智?”此处一般“智”作“聪明”解。《淮南子·主术训》:“众智之所为,无不成也。”《史记·项羽本纪》:“吾宁斗智,不能斗力。”这两处的“智”一般作“智慧、智谋”解。[12]2202一句话,知与智二字在古汉语里常通用,正如朱珔所说:“经典多用知为叼,间用智字以别之。”[3]1081由“知”通“智”的事实可以看出,“知”与“智”二字的字义里潜藏有“知而获智”的思想。

(二)出自先哲相关言论的证据

不但对“知”与“智”二字的字形和字义的分析可得出中国传统文化里蕴含有“知而获智”的智慧观,更重要的是,中国古代出现了明确主张“知而获智”智慧观的言论,其中颇为经典的言论主要有如下几条:

据《论语》记载:“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13]131《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14]198这表明,儒家孔子与道家老子二人都有这样一种相通的思想:一个人只要善于知人,善于鉴别人,就是一个智慧者;反过来说,一个人若想成为智慧者,就要在日常生活里学会知人,学会鉴别人。这之中明显含有“知而获智”观,只不过一个人通过这种途径获得的智慧主要是“德慧”。[15]278《墨子》说:“知也者,所以知也。”[16]333这里,第一个“知”同“智”,其义是:智生于知,知而获智,转知或识而成智。《墨子·经上》说:“ ,明也。”[16]310《墨子·经说上》的解释是:“ 也者以其知论物,而其知之也著,若明。”[16]334“ ”不但是古“智”字,[16]310而且是《墨子》里独有的字,此字字形从知、从心,这说明,墨家已有“心知为智”的思想。[17]412进一步言之,在墨家看来,一个人如果能够根据自己已有的知识去推知未知的事物,就能使自己拥有的知识越来越明确、显著和深刻;能够以这种方式做学问,并心怀“兼爱”的动机,也就达到智慧的层次。孟子既相信智者无所不知,又认为智者之所以是智者,是因为他们能够准确把握哪些事情是当前必须优先知道的,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孟子说:“知者无不知也,当务之为急;仁者无不爱也,急亲贤之为务。尧、舜之知而不遍物,急先务也;尧、舜之仁不遍爱人,急亲贤也。”[18]322《庄子·外物》说:“心徹为知,知徹为德。”这表明《庄子》已有“心灵通徹是智,智慧通徹是德”的思想。[19]721《荀子·正名》说:“所以知之在人者谓之知,知有所合谓之智。”[11]413杨倞注:“知之在人者,谓在人之心有所知者。知有所合,谓所知能合于物也。”[11]413杨雄说:“智也者,知也。夫智用不用,益不益,则不赘亏矣。”其义是:“凡物用之则亏,益之则赘。智者以不用为用,以不益为益。用而不用,是不亏也;益而不益,是不赘也。”[20]123这显然是对“知而获智”观的一种有见地的解释。《释名·释言语》说:“智,知也,无所不知也。”[21]173明确用“知”来释“智”,并认识到智者的知识极其丰富,这有一定的见地;当然,生活中不可能有在任何专业领域都“无所不知”的智者,只能说,智者在其善长的领域比一般人要知道得多。刘劭在《人物志·自序》里说:“知人诚智,则众材得其序,而庶绩之业兴矣。”主张“知人诚智”,这显然是继承孔子与老子等人所讲的“知人者智”思想的结果。程颢与程颐说:“子曰:‘致知则智明,智明然后能择。’” [22]1191这是对“知而获智”观的一种简明解释。陆九渊说:“夫所谓智者,是其识之甚明,而无所不知者也。夫其识之甚明,而无所不知者,不可以多得也。然识之不明,岂无可以致明之道乎?有所不知,岂无可以致知之道乎?学也者,是所以致明致知之道也。向也不明,吾从而学之,学之不已,岂有不明者哉?向也不知,吾从而学之,学之不已,岂有不知者哉?学果可以致明而致知,则好学者可不谓之近智乎?是所谓不待辩而明者也。”[23]372这表明陆九渊继承前人“知而获智”的智慧观,主张一个人通过持续不断的学习来增长自己的知识,进而将之转换成智慧,从而将智慧、知识与学习三者之间的关系讲得颇为透彻。清人徐灏说得好:“智慧即知识之引申。”[3]1079

二、“知而获智”观的优点与不足

 

(一)“知而获智”观的优点

用现代心理学的眼光看,“知而获智”观具有两大显著优点:

1.定义“智慧”的视角恰当

当代西方心理学中最著名的两个智慧理论:一是以巴特斯(P. B. Baltes)为代表的柏林智慧模式;另一是斯腾伯格提出的“智慧的平衡理论”。在柏林智慧模式看来,智慧指“一种关于基本生活实际的专家知识(和行为)系统,此专家知识系统内包括对复杂的、不确定的人类生活情境的杰出的直觉、判断和建议。”[24]76斯腾伯格对“智慧”的定义有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其最新表述是:以价值观为中介,运用智力、创造性和知识,在短期和长期之内通过平衡个人内部、人际间和个人外部的利益,从而更好地适应环境、塑造环境和选择环境,以获取公共利益的过程。[25]287这说明柏林智慧模式与斯腾伯格都是从知识的角度来定义智慧,都承认由知识可以获得智慧。当然,在巴特斯等人所生活的时代,心理学家对知识分类的看法已有显著进步,这样,他们都明确告诉人们,智慧的重要本质之一是程序性知识(内含元认知知识与默会知识),而不仅仅是陈述性知识。

用柏林智慧模式与“智慧的平衡理论”进行观照,可以明显发现“知而获智”的智慧观在思想上与它们相暗通:“知而获智”观注重从知识角度来定义智慧,主张任何智慧就其内在的组成成份看必然包含丰富而实用的知识,这不但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智慧的本质,而且与柏林智慧模式与斯腾伯格界定“智慧”的视角是一致的,从而显示出中国先哲看待“智慧”的远见卓识;更重要的是,由于“知识”大都是可以教、可以学的(默会知识虽不能用讲授法来教,不能通过书本或口头传授来学,教师实仍可通过“示范法”来教,学生则可“做中学”),“知而获智”观运用“知识”来界定“智慧”,主张“知而获智”,这实际上就将“智慧”纳入了可以学、可以教的范围之内,涤除了罩照在智慧身上的一切神秘光环,这是“知而获智”观的一个精妙之处。从一定意义上说,正是由于中国人很早就认识到“智慧”是可以教、可以学的;同时,一个人一旦拥有真正意义上的智慧,“入世”(如管仲)可以帮助其在事业上获得一定的成就甚至丰功伟业,“隐世”(如庄子)可以帮助其过上恬静、幸福的生活。这样,中国人才一向重视教育、重视学习,希望借此来“开民智”。

2.蕴含有“转识成智”的思想

“转识成智”原为佛教用语,本义是指:一个人经历一系列的宗教修行,破除“我”、“法”二执,摆脱由“识”变现出来的现实世界而进入佛的天国的过程。[26]120-121这里仅是借用唯识宗的“转识成智”一语,用来指称“知而获智”观里蕴含的一种重要而有价值的见解:变知识为智慧。“转识成智”中的“转”字很关键,它明确告诉人们,“知识”与“智慧”之间本有一定距离,二者不是一回事,千万不可“以‘知’代‘智’”。同时,先哲虽然没有像波兰尼(M.Polanyi)那样将知识明确区分为明确知识与默会知识等两种类型,但是,先哲又的确看到了知识的不同类型。如《墨子》曾说:“知,传受之,闻也;方不障,说也;身观焉,亲也。”[16]350明确将“知”分为三种类型:“传闻之知”指得自他人传授的认知或知识;“说知”指超越一般的可见之物或媒介,通过推论才获得的认知或知识;“亲知”指个体自己通过亲身观察事物或亲身实践而获得的认知或知识。[17]88为了避免“纸上谈兵”、“言不尽意”等现象的发生,为了让人更好地做到“转识成智”,先哲一般鼓励学人要多“亲知”与“做中学”,也注重“以心传心”,这之中实也没有忽视默会知识在成就个体智慧中的作用的思想。这是“知而获智”观的又一个精髓之处。此思想与斯腾伯格等人所讲的智慧观相暗通。

(二)“知而获智”观的不足

从论证方式上看,先哲多未有意识地对“知而获智”观作系统而深刻的论述,往往只在只言片语里论及它,使得关于智慧的这一重要见解在中国经典文献里时隐时现。除此缺陷外,“知而获智”智慧观还存在三点不足:

1.易让人产生将智慧与渊博知识相等同的误解

“知而获智”观的精义思想之一是“转识成智”,其内本没有将“知识”等同于“智慧”的思想。但是,在古汉语里,“知”与“智”可互通,并且,“知”往往一身兼两用,既指知,又指智;更糟糕的是,中国传统文化既没有告诉人们将“知”转变成“智”的有效途径或方法,也没有明确探讨默会知识与明确知识的主要差异,从而让一些没有真正掌握“知而获智”观真谛人的易将智慧仅等同于明确知识或陈述性知识,进而产生“将智慧与渊博知识相等同”的误解,于是,只注重陈述性知识的学习,而不注重将陈述性知识创造性地转换成程序性知识,或者,仅重视明确知识的学习,而不注重默会知识的学习,自然难以习得真正的智慧。毕竟就智慧的组成成份看,其内既有陈述性知识,更有程序性知识;既有明确知识,更有默会知识。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先哲并没有明确而系统地探讨智慧与知识之间的联系与区别。从现代心理学视角看,“智慧”与“知识”之间有密切联系:智慧的组成成份之一是知识,因此,智慧主要是在知识的基础上,通过“转识成智”的方式而逐渐生成的;并且,个体一旦习得智慧,又能反过来指导其更好地掌握知识和运用知识。正如英国当代哲学家怀特海(Whitehead)所说:“智慧是掌握知识的方式。它涉及知识的处理,确定有关问题时知识的选择,以及运用知识使我们的直觉经验更有价值。这种对知识的掌握便是智慧,是可以获得的最本质的自由。古人清楚地认识到——比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到——智慧高于知识的必要性。”[27]54同时,“智慧”与“知识”之间存在五个重要区别:①“知识”既可以是陈述性的,也可以是程序性的;而“智慧”的实质本是一种程序性知识。②“知识”既可以是有用的或有价值的,也可以是无用的或无价值的;在有用或有价值的知识中,有的知识有大用或大价值,有的知识只有小用或小价值。“智慧”里包含的知识的主体一定是有大用或大价值的。③知识重分析与抽象,重有分别的领域,所把握的是一件件事实和一条条的定理。智慧重综合,以把握整体;重“求穷通”,以打通宇宙人生的根本原理。[1]418-420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智慧由普遍认识产生,不从个别认识得来)。……智慧就是有关某些原理与原因的知识。”[28]2-3这意味着,智慧是对事物本质和发展规律的把握,谁能够把握事物最普遍、最基本的事理和规律,谁就是智慧者。④“知识”虽包含自然科学知识与做人的知识,但只要其还只是“知识”,就主要停留在认知领域,且更偏向于是一个中性词;智慧是真与善的统一,其内既有强烈的认知色彩,也蕴含浓厚的伦理道德色彩和人文关怀。⑤“知识”里蕴含的心智加工方式既可以仅仅是记忆,也可以包含记忆与创新;而“智慧”里蕴含的心智加工方式虽有记忆,但更有创新。这样,虽然在一些情况下,具有渊博知识的人也往往有较高智慧,但仍不能将智慧与“渊博知识”相等同。正如赫拉克利特所说:“博学并不能使人智慧。”[29]26因为一个人脑中拥有渊博知识,只表明此人的知识在数量上是非常多的,但是,从知识的内容上看,这类渊博知识既可能是纯粹的科学技术知识,也可能是包含科学技术知识和做人知识在内的完整知识;从知识的性质上看,这类渊博知识既可能是丰富的陈述性知识,也可能是丰富的经过转换之后的程序性知识;从知识的价值上看,这类渊博知识既可能是大量的无用的陈旧知识、无实用价值的知识,也可能是大量的新知识、实用知识;从知识的心智加工方式上看,一个人既可以仅用记忆来加工知识,也可以用包含记忆与创新的方式来加工知识;从知识的用途上看,一个人既可以将其拥有的渊博知识用作为自己谋私利,也可以将其用作为大众谋福祉。一个人如果只拥有大量科学技术知识,却缺乏必要的做人知识,是不能很好地促进其智慧发展的,“科学是一把双刃剑”和“马加爵事件”等事实证实了这个道理;一个人拥有大量无用的陈旧知识或无实用价值的知识,不但不能促进其智慧的发展,反而可能使其越学越笨,“屠龙术”之类的典故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一个人即使拥有大量的新知识或内含实用价值的知识,若只将其停留在陈述性知识的层面,而不将其作程序性知识的转换,或者,只用“记忆”(而不用创新方式)来加工其知识,那只会使自己变成“活动的书厨”,同样不可能拥有真正的智慧,“纸上谈兵”之类的典故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一个人即使拥有大量实用的程序性知识,也知道加以创造性地运用,但如果只将其用作为自己谋私利,而不将其用作为大众谋福祉,更是不可能真正拥有智慧,秦桧和希特勒之徒的行径无可辩驳地证实了这个道理。所以,从知识分类的角度看,人们只有将大量实用的、本属陈述性知识的“完整知识”——既有做人的知识,也有科技知识——作根本的转换,使之成为程序性知识(包括元认知知识与默会知识),并加以创造性地运用,或者,既注重学习大量实用的、有关做人与做事方面的明确知识,也注重学习大量实用的、有关做人与做事方面的默会知识,并加以创造性地运用;同时,又将这种经过创造性地转换之后的程序性知识的目的指向为绝大多数人谋福祉,只有这样做,才能使自己的“知识”变成智慧,即“转识成智”。人也正是在这种创造性的“转识成智”过程中,达到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获得身心、德性和人格等方面的自由发展。[1](p.418-420)可见,既不能简单地以知识来释智慧,更不能仅以“明确知识”来释智慧,从而忽略“默会知识”在成就个体智慧中的作用。

2.未看到在解决简单问题和复杂问题时个体心智加工过程的本质区别

简单问题指个体仅凭记忆就能正确解决的问题。个体在解决简单问题时并不需要运用复杂的心智加工过程,只要有相关的知识经验即可,若个体脑海里拥有足够的、牢固的相关知识经验,一旦“知”了,就能将问题解决掉,可见,个体在解决简单问题时所展现的本只是“记忆力”,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智慧。复杂问题指个体脑海中没有现成的答案可用,必须经过将脑中已有知识经验进行系列化的心智加工过程才能予以正确解决的问题。个体在遇到复杂问题时,仅凭记忆是解决不了的,必须运用复杂的心智加工过程,此中所展现出来的聪明才智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智慧。“知而获智”观内虽暗含智慧的实质本是一种程序性知识,并且暗含智慧之内实包含有一系列的心智加工过程,但是,它又的确没有明确告诉人们,从心智加工历程看,智慧之内所包含心智加工过程的显著特点是“创造性”,个体若仅仅只知将陈述性知识转换成程序性知识的道理,而在做这种“转换”时若无任何创造可言,总是按常规思维进行转换,仍不可能真正拥有智慧,这是“知而获智”观的又一个不足。[30](pp.283-292)

3.易让人将“智慧”误解为是一种纯粹的认知概念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知识首先主要是指关于做人的知识,其次才指科学技术知识;在当代中国学术界,人们也都相信:完整的知识之内本包含自然科学知识和做人知识。这样,无论是在古汉语还是在现代汉语的语境里,“知而获智”观都已明确告诉人们:转“知”或“识”的确能够助人成就智慧。但是,在实际生活中,一些不理解“知而获智”观真谛的人容易产生一种误解:以为此种“知”只是一种纯粹的认知概念,认为一个人只要拥有了“知”,并能够做到“活学活用”,也就拥有智慧了。正是在这种误解的影响下,“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一语在当代中国学子中广为盛行,于是很多人进而低估道德知识的价值。而事实上,这种“知”本需要善心的引导,因为从“智慧的德才兼备理论”角度看,真正意义上的智慧本是个体经由练习或经验习得的一种新颖、有效率、巧妙、准确与合乎伦理道德规范地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15]274-276。由此可见,智慧本是真与善的合金,纯粹认知领域的“聪明才智”只属于“真”,它既可助人为善,也可为虎作伥。所以,没有善心的引导与催化,只追求私利的“智”只能称作“小聪明”,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智慧。一个人在做“人”过程中,只有在“人”字的左边一撇上写上“善心”,在“人”字右边一捺上写上“聪明才智”,“善心”与“聪明才智”的和谐发展,才能构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智慧之人。一个人如果将智慧简单地看作是一种纯粹的认知概念,从而忽视智慧中本有的良知与善情成份,这将是对智慧的最大误解。此误解一旦根深蒂固,就不能保证个体正确、合理地使用其拥有的聪明才智或掌握的知识,个体一旦将其聪明才智或所掌握的知识用于恶的目的,最终必将“聪明反被聪明误”,像希特勒(Hitler)等人均是如此。这种人无疑是聪明、有知识与才能的,但却不是智慧的。[31]145-150

 

 

主要参考文献

[1]冯契.冯契文集·第一卷[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

[2][英]迈克尔·波兰尼.个人知识——迈向后批判哲学[M].许泽民译,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2000.

[3]汉语大字典(缩印本)[Z].武汉:湖北辞书出版社,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1992.

[4]约斋.字源[M].上海:上海书店影印出版,1986.

[5]马如森.殷墟甲骨文实用字典[Z].上海:上海大学出版社,2008.

[6]陈初生.金文常用字典[Z].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2004.

[7][汉]许慎撰,[清]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8 ]王光耀.简明金文词典[Z].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

[9]窦文宇窦勇.汉字字源:当代新说文解字[M].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2005.

[10]张耀翔.心理杂志选存[C],上海:中华书局,1932.

[11][清]王先谦.荀子集解[M].沈啸寰、王星贤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8.

[12]辞海1999年版缩印本(音序)[Z].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

[13]杨伯峻.论语译注[M].北京:中华书局,1980.

[14]陈鼓应.老子注译及评介[M].北京:中华书局,1984.

[15]汪凤炎、郑红.中国文化心理学(第三版)[M].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08.

[16][清]孙诒让.墨子闲诂[M].孙启治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01.

[17]燕国材.心理学思想史·中国卷[C].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2004.

[18]杨伯峻译注.孟子译注[M].北京:中华书局,1960.

[19]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M],北京:中华书局,1983.

[20]汪荣宝.法言义疏[M].陈仲夫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7.

[21]任继昉.释名汇校[M].济南:齐鲁书社,2006.

[22][宋]程颢、程颐.二程集[M].王孝鱼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04.

[23][宋]陆九渊.陆九渊集[M].钟哲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0.

[24]Paul B.Baltes and Ursula M.Staudinger. The search for a psychology of Wisdom.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Published b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3, Vol.2:75-80.

[25]Robert J. Sternberg. Words to the Wise about Wisdom? A Commentary on Ardelt’s Critique of Baltes. Human Development ,2004; 47:286-289.

[26]方克立.中国哲学史上的知行观[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

[27]怀特海.教育的目的[M].徐汝舟,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2.

[28][古希腊]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M].吴寿彭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59.

[29]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西方哲学原著选读[C].北京:商务印书馆,1981

[30]汪凤炎.中国心理学思想史[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8.

[31]Robert J. Sternberg. Why Smart People Can Be So Foolish. European Psychologist, 2004, 9 (3): 145 - 150.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基金项目(07JJD880241)和全国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项目(DEA070061)

 

“Wisdom Comes From Knowledge”: A Classical Chinese Notion of  Wisdom

WANG  Feng-yan,  ZHENG  Hong

(School of Educational Sciences , Nanjing Normal University, Nanjing, 210097)

Abstract: If a person accumulates knowledge unceasingly, and does some transformation correctly, s/he would obtain wisdom gradually by the approach of “transforming knowledge into wisdom”. The opinion of wisdom comes from knowledge was proposed by the Chinese sages is mainly based on two aspect evidenc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hilology; and some classical explications that maintained opinion of “wisdom comes from knowledge”. It has two notable advantages. (1) This opinion pays great attention to define wisdom from the angle of knowledge; and (2) This opinion has the meaning of “transforming knowledge into wisdom”. It has also three defects: (1)It could make a misunderstanding that wisdom was same as broad knowledge; (2) it ignores the essential difference during the progress that wisdom is produced when solving simple and complicated problem; and (3) it could easily make a misunderstanding that wisdom is a kind of a concept of acknowledgement.

Key-words: Wisdom; Knowledge; Wisdom Comes From Knowledge; The conversion of knowledge to wisdom

[原载《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4期,第104-110页。]

  评论这张
 
阅读(7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