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新斋

汪凤炎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汪凤炎,男,博士,教授,博导,心理学家。主攻文化心理学和教育心理学。现主持1个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2016年度重大项目。出版个人专著3部,合著5部,主编教材3部。在国内外权威与核心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50余篇。专著获教育部中国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 三等奖2次,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2次,二等奖2 次,三等奖1次,霍英东教育基金会第十届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奖(研究类)三等奖,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等。2011年9月被评为江苏省第四期“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第二层次培养对象。

网易考拉推荐

当前中国心理学发展中值得反省的四个问题  

2009-10-16 20:50:26|  分类: 中国文化心理学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凤炎[i]

(南京师范大学 教育科学学院,南京 210097)

 

摘 要:当前中国心理学发展过程中存在四个宜予以深刻反省的问题:一是对心理学的学科性质认识不准;二是对心理学的学科地位定位不清;三是引进消化的疯长与原创研究的滞后;四是学术研究与科普工作的脱节。

关键词:心理学、中国心理学、问题

 

在拙文《当前中国心理学研究中宜警惕的四种倾向》一文中,笔者曾指出当前中国心理学研究中宜警惕四种倾向:一是,太关注夸克心理与行为的研究,而不关心研究人的整体心理与行为;二是,不太注重内功的修炼,只一味依靠高、精、尖的仪器;三是,未辩证处理好理论研究与实证研究之间的关系;四是,未辩证处理好立足本国与放眼世界之间的关系。[1]写过之后,有言犹未尽之感,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当前中国心理学发展表面红火的背后,实际上隐含着一些值得学人予以深刻反省的问题。本着“君所谓可,而有否焉,我献其否,以成其可;君所谓否,而有可焉,我献其可,以去其否”的态度,下面就对其中的四个问题进行探讨,以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对心理学的学科性质认识不准

稍有心理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在心理学的发展史上,心理学的学科性质问题一直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西方的心理学如此,中国的心理学亦然。在20世纪上半世纪的中国心理学界,对于心理学的学科性质,最有代表性的观点主要有四种:第一种观点以陈大齐为代表,主张“心理学乃研究心作用之科学,即研究精神作用之科学也。” [2]第二种观点以郭任远为代表,主张心理学“是生物的科学之一种”。[3]第三种观点以郭一岑为代表,主张心理学是一门“社会科学”[4]。第四种观点以潘菽为代表,主张心理学是和物理学、生物学“鼎峙而为三”的三种“基本的科学”之一。[5]自20世纪50年代以后至今,中国心理学界对心理学的学科性质的认识经历了一个变化的过程,大致可以分为两个子阶段:自1950年起至1988年止,经过潘菽等人的辛勤探索,中国心理学界逐渐扬弃了20世纪上半世纪出现的四种对心理学学科性质的看法,而日益倾向于认同潘菽所主张的心理学是一门介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间的中间学科的观点,这本是对心理学学科性质的一种科学论断!但是,自潘菽先生于1988年去世后,由于种种原因的影响,中国心理学界的一些有实力的学者逐渐或明或暗地放弃潘菽对心理学学科性质所作的科学论断,这样,大致自1989年起到至今为止,中国心理学界对心理学学科性质的主流看法实又回到了当年郭任远所主张的偏激观点上。因此,有必要对郭任远的偏激观点作一简要的论述。

作为一个著名的激进行为主义者,郭任远主张将心理学完全纳入自然科学,认为心理学属于生物科学的一个分支。在郭任远看来,心理学是研究有机体全部行为的科学,换言之,心理学是要用物理的实验法来研究人类行为,而求出后者的公理和定律,以为社会预料及统御行为之用。人类是一个有机体,对于他的环境常常发生种种反应,使他与环境适合。行为就是有机体与环境相交涉,相关系时所发生的反应,因此,心理学可说是研究有机体对于环境所发生的种种顺应动作的性质和定理的科学,更确切地说,心理学是自然科学中“生物的科学之一种”。郭任远说:“许多心理学家都认为它是生物的科学之一种,因为心理学是研究有机体顺应环境的活动——行为——的科学,故与一切生物科学关系最密切,而且它现在已经达到物观的实验法和算学计算法的地位,所以也不愧为精确的自然科学之一种了。”[6]“心理学的立脚地是和物理学、化学、生理学、生物学等相同的,换一句话说,心理学是一个物观的科学。它所研究的对象是物观的现象——行为。所以其他自然科学所用的物观的观察法和物观的实验法,心理学亦皆采用。科学最注重精确,故心理学的研究也以数学的计算与测量为当务之急。这样讲起来,心理学也可称为精确的科学之一了。” [7]郭任远主张将心理学完全视作是生物科学的一个分支的看法当时虽受到一些学人的批评,但也得到了许多人士或显或隐的支持。例如,黄维荣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承认心理学必须以社会科学为其基础,主张心理学是集物质科学生物科学之大成而奠社会科学底基础的,不过,在总体倾向上仍偏向于将心理学视作是生物科学的一支,颇为强调心理学的可操作性与准确性。黄维荣说:“心理学自身虽为生物科学底一支,但它是集物质科学生物科学之大成而奠社会科学底基础的。心理学底研究若不采用自然科学——物质或生物科学——底观点、方法和法则,那末它自身便不是科学,决不能有科学的价值。社会科学若不建筑在科学的心理学——行为学——底基础上,那便是一种胡言或臆测,决不能据以为实际上的应用。墨独孤底社会心理和佛洛伊德底性心理总算风动一时了,但试问除了在心理学中多添了几个神秘的概念——本能Libido——并竭力主张他们是先天的遗传的因而阻碍了实验心理学、发生心理学及生理的心理学底研究底进行外,它们能给我们以某种科学的方法可以使我们决定行为或控御行为吗?科学的心理学虽极幼稚,但实验心理、生理底研究已可使我们知道所谓本能情境等等原只是环境底要求或生理上的关系所致,无一不可以控御的。飞蛾的扑灯向来视为本能的,现在知道只是一种物理关系,而人造的扑灯蛾名为Heliotrpismic Machine的已经出现了。男女底性行为大家认为本能的,现在知道乃是一种化学作用,而性腺分泌物底注射,对于变易男女底性行为已大具成效。举凡好勇斗狠,怯畏惧等等以前所视为先天的,科学所无能为力的,现在也尽有以加增或减少某种内分泌或变易刺激因而改变其往常的反应底可能。所以将来的人性,将来的社会,定有被心理科学所操纵的一天。科学底进步纵慢,它底进步是无限制的。”[8]

自潘菽去世以来至今18年的岁月里,中国心理学界的一些研究者或是太想提高中国心理学研究的科学性,或是太想与以美国为代表的世界心理学接轨,……,总之,多种机缘巧合,导致当今中国的主流心理学对心理学的学科性质所持的观点或态度从本质上又回到了当年郭任远的观点上,即仍主张心理学“是生物的科学之一种”,而于事实上放弃了潘菽的“心理学是一门介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间的中间学科”的观点,这从以下三个事实都可看出:(1)到2006年春季为止,只在中国科学院的生物学部下面设立心理研究所,而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至今都没有设立与中国科学院心理所同级别的心理研究所。(2)在中国的许多涉及到学科分类的地方,多将心理学放在生物学下面。例如,截止到2006年6月2日止,在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专家信息库系统(网址:211.68.23.90/sspels)中,生物学的代码是“180”,作为生物学分支之一的心理学的代码是“180.74”。(3)自2000年以来至今为止,在《心理学报》、《心理科学》、《心理发展与教育》和《心理学新进展》(原名《心理学动态》)等中国几个主要的心理学学术刊物上所刊登的绝大多数论文,从研究方法上看,都是采用实证方法做出来的,难得一见用纯理论思维的方法所写的论文;从研究的主题看,主要集中在生理心理学、认知心理学、实验心理学和发展心理学等侧重于自然科学性质的心理学分支领域,很少刊登侧重于社会科学性质的心理学分支——如,理论心理学、心理学史和社会心理学等——的论文。

用辩证的眼光看,将心理学视作是自然科学中“生物的科学之一种”,这对心理学研究者正确处理心理学与生物学的关系、心理与生理的关系和心理学与哲学的关系等都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也使心理学研究者清楚地意识到人的心理有自然属性的一面;在一定程度上也提高了心理学的科学性,因为持这种观点的心理学研究者一般在其实际研究中颇为重视采用实证尤其是实验的方法。但是,将心理学看作是生物科学的一门分支学科的观点,却是一种对心理学的学科性质认识不准确的观点,因为这种观点存在致命的不足:它易使心理学研究者“看不到”人的心理所具有的社会属性的一面,但人之所以为人最主要的不是取决于人的自然属性,而是取决于人的社会性。正如马克思所说,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假若心理学不能关注人之所以为人的心理特性,而仅是关注人的自然属性的一面,就容易使心理学又重新回到当代人本主义心理学所批评的行为主义心理学的老路上去;同时,过于追求方法的客观性,容易使心理学研究者在哲学上持还原论、静止的观点,从而在实际研究中有意无意地剥离人的心理与行为原本所具有的丰富的生活性和社会性,这必然会降低心理学研究成果的科学性与解释力,这或许是导致当今许多心理学研究成果从学理上讲颇有道理,但一放入生活就感觉太脱离实际的缘由之所在,这是值得当代中国心理学研究者们所深思的!

二、对心理学的学科地位定位不清

与心理学的学科性质密切相关的问题是心理学的学科地位问题。尽管在当代中国的一些高等院校里,心理学属于一级学科,因此,有心理学的一级学科博士点和心理学博士后流动站等设置,不过,由于当代中国心理学界的主流派对心理学的学科性质认识不准确,导致对心理学的学科地位也定位不清,存在以下三个主要问题,由这个三问题又引发出一系列其他的复杂问题:

第一,至今主流观点仍是将心理学看作属于生物学门下的一个小学科。既然主流派观点是将心理学视作自然科学中生物科学的一种,由是,自然就会将心理学定位为生物学门下的一个分支学科。于是,在机构设置上,至今也就只在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下面设立心理研究所。又如,截至2006年6月2日止,在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专家信息库系统(网址:211.68.23.90/sspels)中,生物学的代码是“180”,作为生物学分支之一的心理学的代码是“180.74”,在心理学下面,又设了“180.7410 心理学史”、“180.7415普通心理学”、“180.7420 生理心理学”、“180.7425 认知心理学”、“180.7430 发展心理学”、“180.7435 个性心理学”、“180.7440 缺陷心理学”、“180.7445 比较心理学”、“180.7450 实验心理学”、“180.7455 应用心理学”和“180.7499 心理学其他学科”等11个心理学分支学科。尽管这只是一个专家信息库系统,不过,它毕竟是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属下的一个专家信息库系统,从中可窥一斑而见全豹。这两个事实均表明,在学科地位上,心理学至今仍没有达到与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文学和教育学等学科平起平坐的地位,在科学的大家庭中,心理学至今仍仅是一个“小弟弟”,这不但与心理学在如今生活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不相称,而且限制了偏重人文社会科学的心理学分支学科如社会心理学、理论心理学和心理学史等的发展。例如,至今中国心理学界没有一本权威级别的、主要刊登侧重人文社会科学的心理学的研究成果的学术刊物,由是,一些有识之士大力呼吁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设立一个与中国科学院心理所同级别的心理研究所,并创办一个与《心理学报》同级别的、主要刊载侧重人文社会科学的心理学研究成果的心理学学术期刊。假若这两件事情果真能做到,那将是中国心理学发展的大幸!

第二,将本应统一于心理学旗下的心理学诸多分支学科归于不同的学科门类。从逻辑上说,只要是心理学的分支学科,都应归在心理学的门下,但是,由于心理学自身在很多场合至今仍不是像数学或文学那样真正意义上的一级学科,而只是生物学门下的众多分支学科之一,结果就生出一个严重的问题,作为生物学门下众多分支学科之一的心理学不能涵盖所有心理学分支学科,致使心理学诸多分支学科归于不同的学科门类,显得异常的零散。仍以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专家信息库系统为例,在此系统中,心理学史、普通心理学、生理心理学、认知心理学、发展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缺陷心理学、比较心理学、实验心理学、应用心理学”等10个心理学分支均归在“心理学”门下,然后预留了一个“心理学其他学科”,看上去似乎将心理学的诸多学科一网打尽,尽收“心理学”门下,实则不然。在与“180 生物学”平级的“630 管理学”的门下,收有“630.20 管理心理学”和“630.3530 科学心理学”;在与“180 生物学”平级的“820 法学”的门下,收有“820.1080 法律心理学”;在与“180 生物学”平级的“830 军事学”的门下,收有“830.20 军事心理学”;在与“180 生物学”平级的“840 社会学”的门下,收有“840.51 社会心理学”、“840.5110 社会心理学史”、“840.5120 社会心理学理论与研究方法”、“840.5130 实验社会心理学”和“840.5199 社会心理学其他学科”;在与“180 生物学”平级的“850 民族学”的门下,收有“850.1060 民族心理学”;在与“180 生物学”平级的“860 新闻与传播学”的门下,收有“860.1045 新闻心理学”;在与“180 生物学”平级的“880 教育学”的门下,收有“880.27 教育心理学”;等等。按理说,管理心理学、科学心理学、法律心理学、军事心理学、社会心理学、社会心理学理论与研究方法、实验社会心理学、民族心理学、新闻心理学、教育心理学等也属心理学的分支学科,但却不在“心理学”门下,而分别在管理学、法学、军事学、社会学、民族学、新闻与传播学和教育学等学科的门下。这不但显得心理学的学科分类不科学,而且也易让人觉得心理学是“一盘散沙”。进一步言之,这种“一盘散沙”的局面不但于无形中分散了本来人数就不算多的心理学研究队伍,而且增加了不同专业心理学研究者之间对话与合作的难度,导致在当今中国心理学的学术组织中,“分家”的现象颇为明显,出现了中国心理学会、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等同级别的学术组织。本来,学心理学的人都知道完形心理学所倡导的“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道理,但现实的中国心理学界似乎早将此法则丢于九霄云外,这就于无形中降低了中国心理学的整体学术水平。

第三,在学科点的规划中,毫无来由地将心理学分为基础心理学、发展与教育心理学和应用心理学等三个二级学科。心理学的研究对象是复杂的心理与行为,它涉及到多个学科的知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心理学与任何一门学科交叉,都会产生一个新的心理学分支学科。这样,心理学本是一个大家庭,其内包含众多的心理学分支学科,因此,在制定心理学的二级学科时,按理说,就宜按照一定的规则——例如,或是按约定俗成的方式、或是按学科门类、或是按心理学的内在逻辑线索,等等——进行科学的划分。但是,现在将心理学分为基础心理学、发展与教育心理学和应用心理学等三个二级学科,其内在依据是什么,却是让人理解不透!这种没有太强科学道理的学科分类,给中国心理学的发展至少带来了两个不良影响:(1)除发展与教育心理学这个二级学科外,其他两个心理学二级学科均是一个“大杂烩”,使得同行之间难以勾通,很难做到资源共享,相互提高。以基础心理学为例,这里面就包括研究理论心理学和心理学史的、研究实验心理学的、研究生理心理学的、研究心理统计与测量的,等等,而稍有心理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几个心理学专业各自所需要的学术素养和所研究问题的视角等均有较大的差异,将他们混在一起,是难以做到相互提高的。(2)这种划分易让人产生一种误解:以为做基础心理学研究的人就不需要关注现实,而做应用心理学研究的人就不需要关注心理学的理论建设,这或许是造成当今中国心理学界理论研究与应用研究相脱节的深层原因之一。

由于当今中国心理学界对心理学的学科地位的看法存在上述三个明显的不足,由是导致当今中国心理学的发展也存在一些明显的缺陷,这是当今中国心理学界应予以深刻反省的又一个重要问题。

三、引进消化的疯长与原创研究的滞后

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一般认为心理学于1879年诞生于德国,在此后10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心理学也主要是在美国、英国和德国等西方国家获得了长足的进步,在当代,心理学最发达的国家当首推美国,由于种种原因的影响,当代中国的心理学发展水平从总体上看落后于美国,这也是客观现实,因此,中国的心理学研究者在自己的学习与研究中,注重引进与消化吸收西方尤其是美国心理学的一些最新研究成果,这本无可厚非。但问题是,凡事都要有个“度”,毕竟,消化吸收不能产生什么大的新东西。可惜的是,当代中国的一些心理学研究者,或是打着“与世界心理学接轨”的旗号、或是怕冒风险(自主创新因是前无古人之事,往往无旧例可寻,故有失败的风险)、或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几乎都不遗余力地喜欢引进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心理学研究成果,却鲜有大的原创性研究,具体表现有二:一是盲目跟风。西方尤其是美国心理学界流行研究什么、流行使用什么样的范式和研究工具,随即就会在中国心理学界得到反映,即马上就会有中国的心理学同行通过翻译大量引进,或者也去进行相应的模仿研究或验证研究。例如,当西方“元认知”概念流行后,随即在中国心理学界就出现了大量的做“元认知”研究的论文,孰不知中国本有重内省的传统!并且,如果这种翻译研究、模仿研究或验证研究需要相应的原版著作、仪器、量表或统计软件的话,马上就会有人花大力气去买进一些昂贵的原版著作、仪器或引进价格不菲的量表和统计软件,也不管这样做是否适合中国心理学的发展实际。例如,现在只要你到出售心理学书籍的书店去看看,各式各样的英文原版影印心理学著作或翻译著作随处可见,这些书籍的一个通例是价钱不菲,因为书商往往要先高价购买著作权或版权,然后才能在中国出版。另一是安于“拿来”。在当今中国心理学界,许多心理学研究基本上均是在套用西方尤其是美国心理学的概念、理论、模型或方法进行研究,鲜有中国的学者提出能让国际心理学界认可的新的心理学术语、观点或模型。假若说有些人是由于实力不济或条件有限等原因而不得不这样做的话,那么,有一些原本受过良好专业训练、拥有良好科研条件、且自己本有较强科研能力的学者也安于这种“拿来主义”,丝毫没有想自主创新的意愿,这就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为什么在当代中国心理学界会出现引进消化的疯长与原创研究的滞后问题?除了中国心理学研究的整体实力现在确实不如美国高的客观原因之外,崇洋贬己心理颇浓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毋庸讳言,在当今中国心理学界,有一些人的崇洋贬己心理颇为浓厚,一个概念、一种思想观点、一种理论假设、一种量表、一种统计软件或一种研究方法,只要是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心理学研究者提出来的,中国的许多心理学研究者往往不加思考地予以接受;但是,如果某个概念、某种思想观点、某种理论假设或某种研究思路是中国心理学界某个同仁自己提出来的,常常是耗费九牛二虎之力,还不见得会得到中国心理学界其他同仁的认可。例如,当年,中国有心理学家对“非智力因素”问题进行过系统而深入的研究,但是,其所提出的“非智力因素”的理论与观点逐渐得到中国心理学同仁的认可却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过程;又如,当西方心理学家用各种人格资料所得数据的因素分析都得出了五个人格维度,即外向性(extraversion)、宜人性(agreeableness)、责任感(conscientiousness)、神经质(neuroticism)、开放性(openness),并把组成人格特质的基本维度归纳为五个超级因素的理论概括成为五因素模型(five-factor model)或“大五因素”(Big Five,McCrae & Costa,1999)人格理论后[9],马上就得到了许多中国心理学研究者的承认,可是,当中国有心理学家基于自己多年的研究,认为“大五因素”人格理论并没有在东方得到验证,从而提出“大七因素”(七大因素分别指外向性、善良、行事风格、才干、情绪性、人际关系、处世态度)人格理论时[10],却不太容易得到中国心理学同仁的理解与支持。由于崇洋贬己心理在中国心理学界有着或隐或显的巨大影响,导致中国的一些心理学家习惯于做引进消化式研究,而不愿或没有勇气与信心做原创性研究。

朱熹有句名诗:“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中国的心理学要想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要想能更好地为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要想使中国的心理学早日真正在世界心理学大家庭里占据自己的一席之地,要想为当代世界心理学的发展贡献更大的力量,说到底必须依靠中国的心理学研究者的不断自主创新,走出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道路。从这个意义上说,妥善反省引进消化的疯长与原创研究的滞后问题,就是摆在当前中国心理学同仁面前的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四、学术研究与科普工作的脱节

对于心理学这种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紧密相联的学科而言,学术研究与科普工作本应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一方面,通过形式多样、方式灵活、频率较高的心理学科普工作,可以增进广大民众对心理学的认识与了解,提高日常生活对心理学的需要程度,这样不但可以为心理学的研究提供一些鲜活的研究主题和研究资料,而且可以激励心理学研究者去大力开展心理学的相关研究。例如,随着生活节奏的日益加快,人们经常会遇到学习压力、升学压力、工作压力或人际交往压力等心理问题,而由于现在对心理学有一定了解的民众的人数越来越多,他们都渴望心理学能为自己排忧解难,这就激励心理学研究者大力进行心理辅导与心理咨询、诊断与治疗的研究,由是,导致健康心理学日益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之一。又如,随着近年来我国太空事业的不断向前发展,必然就需要选拔、培养和训练宇航员,以便实现在太空中的载人飞行,而这就需要探索太空人所需要的心理素质、研究人们在星际旅程和太空站里进行短期或长期生活期间的心理活动特点、研究太空人之间相处的方式与方法等新问题,由是,导致心理学出现了一个新的分支,即宇航心理学。另一方面,通过开展形式多样的心理学的学术研究,心理学研究者可以从不同角度揭示出一些心理现象或行为背后所隐含的规律,不但可以使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一些心理难题或问题得到科学的解释,而且可以为人们提供一些有效的解决心理问题的手段与方法,从而能提高人们解决心理问题的能力。以人们为什么会表现出攻击性的问题为例,生物学观点(biological perspective)主张通过刺激脑的不同区域并记录由此所引起的任何破坏性行为,来研究特定脑系统在攻击性中的作用,因为生物学观点通常是以生物学的知识为基础来对个体的心理与行进行解释,它引导心理学家在基因、大脑、神经系统以及内分泌系统中寻找行为的原因。心理动力学(psychodynamic perspective)把攻击性作为对因不能获得快感——比如不公平的权威——而引起的挫折的反应,因为心理动力学的核心观点是,人的行为是从继承来的本能和生物驱力中产生的,而且试图解决个人需要和社会要求之间的冲突。持有行为主义(behaviorist perspective)观点的人则力图运用强化或模仿来解释攻击性行为,认为一个人之所以会攻击他人,或是他或她过去所做的攻击性反应得到了强化,或是从喜欢攻击他人的父母那里学会了攻击性行为。人本主义(humanistic perspective)者则试图寻找那些促成自我限制、攻击性观点而不是促进成长、分享经验的个人价值以及社会条件,因为人本主义者坚信人是先天良好而且具有选择能力的有能动性的动物,人既不是像弗洛伊德主义者所假设的那样是由强大的本能力量所驱使,也不是像行为主义者所说的那样是由环境因素所操纵。认知主义观点(cognitive perspective)的人则探索人们在目睹暴力行为时经历的攻击性思维和幻想,同时注意攻击性的想象以及伤害他人的意图,因为认知主义的重心是探讨人的思维以及所有的认识过程——注意、思考、记忆和理解;从认知的观点看,人们行动是因为他们思考。进化论观点(evolutionary perspective)考虑什么样的条件能使攻击性成为早期人类的适应性行为,确定在那些条件下能选择性地产生攻击性行为的心理机制。因为进化论观点寻求把当代心理学与生命科学的一个中心思想——达尔文关于自然选择的进化论——联系起来。自然选择的核心思想是:能更好地适应环境的有机体,倾向于比那些适应性较差的有机体更能成功地产生后代(并遗传它们的基因),经过很多世代,物种朝着具有更好适应性的方向改变。心理学中的进化观点认为心理能力和身体能力一样,经过了几百万年的进化以达成特定的适应性目标。持文化观点(cultural perspective)的人考虑不同文化中的成员如何表现和理解攻击性,确定文化力量如何影响不同类型的攻击性行为的可能性。因为持有文化观点的心理学家喜欢研究行为的原因和结果中的文化差异。[11]上述七种观点从不同角度对攻击性行为进行解释,对于人们准确、全面地理解攻击性行为是有帮助的,假若将它们予以综合,就可能对攻击性行为做出合理的解释,从而为预防人们的攻击性行为提供学理上的帮助。

可惜的是,在当今中国心理学界,由于种种原因,许多心理学研究者都将自己的研究定位在“纯学术性研究”上,不关注心理学的科普工作,具体表现主要有二:一是,有意或无意地瞧不起科普性工作,认为“那不是学术”,不是专家干的事情,故而有许多心理学家不愿意做科普工作,而喜欢躲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从事所谓的纯学术研究。例如,心理咨询与辅导本是现在中国社会急需的专业,假若一些有研究的心理学家从一开始就愿意花大力气去从事心理咨询与辅导专业的培训与普及工作,如今的“心理咨询师”的培训与考证工作也不至于做得如此的流于形式,但是,一些有研究心得的心理学家却不愿在这种科普性强而学术气息弱的工作上多投入精力,使得如今的“心理咨询师”的培训与考证工作鱼目混珠,失去了声誉!另一是,在做自己的纯学术研究时,往往只凭自己已有的学术素养和学术兴趣而不是社会的需要来确定研究的主题,做出来的研究结果或是为了自我陶醉、自我欣赏,或仅仅是为了赢得某种学术奖励,或是为了完成某项课题指标,但却不注重向社会推广或普及自己的研究成果,从而使得大量的心理学研究成果仅仅停留在论文或著作的层面上,不要说对于广大民众没有什么影响,就是在心理学同行里面也很少有人关注他人所写的文章或论著,这从学者们所撰写的论文与论著被他人所引用的频次普遍偏低的事实里就可看出。这种现象在如今的中国心理学界几乎是“共识”,以至于在2005年10月于华东师范大学校内召开的全国心理学大会上,当有心理学家用“自给自足,自我欣赏”一语来概括目前中国心理学研究中存在的学术研究不关注现实生活的窘境时,许多与会者都认为这种评价真是一语中的!这不但致使中国的心理学研究远离民众的日常生活,也使普通民众甚至一些心理学专业工作者都不关注中国心理学所取得的一些研究成果,这就于无形中浪费了国家的宝贵资源!可见,当今中国心理学界里存在的学术研究与科普工作间的脱节问题,是当今中国心理学界应予以深刻反省的第四个问题。

 



[i] 作者简介:汪凤炎(1970-),男,南京师范大学教科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文化心理学

(含中国心理学史)与教育心理学(侧重德育心理学)的研究。



参考文献

[1] 汪凤炎,郑勇军.当前中国心理学研究中宜警惕的四种倾向.心理学(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2005,(5):9-14.

[2] 陈大齐.心理学大纲.上海:商务印书馆,1918:3.

[3] 郭任远.行为主义心理学讲义.上海:商务印书馆,1928:1~2.

[4] 郭一岑.现代心理学概观.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1~58.

[5] 潘菽.心理学概论.上海:北新书局,1932:1~14.

[6] 郭任远.行为主义心理学讲义.上海:商务印书馆,1928:1~2.

[7] 郭任远,等.郭任远心理学论丛.上海:开明书店,1928:5~6.

[8] 郭任远,等.郭任远心理学论丛.上海:开明书店,1928:3~4.

[9] 理查德·格里格,等.心理学与生活(16版).王垒,等.译.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03:389~390.

[10] 王登峰,崔红.对中国人人格结构的探索——中国人个性量表与中国人人格量表的交互验证.西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5,31(5):5-16.

[11] 理查德·格里格,等.心理学与生活(16版).王垒,等.译,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03:9~12.

 

附:英文摘要

Four Problems Maintained introspection Existence In Contemporary Psychology In China

Wang Fengyan  

( School of Educational Sciences, Nanjing Normal University, Nanjing ,210097)    

Abstract: There are four problem maintained introspection in contemporary psychology in China: (1) to call psychology branch of a biology is inaccurate;  (2) to locate psychology in biology is nowise;  (3) to have too much in importing foreign psychology, but to have little creation study; and (4) to cut apart relationship between study of pure science with popular science work.

Key words: psychology; Chinese psychology; problem

[载《西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5期,第42-47页。]

  评论这张
 
阅读(6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